注射乳剂市场的十年变迁

  静脉注射乳剂在制剂学上属于亚微乳的范畴,其平均粒径多在 100-500nm 之间,是一种热力学不稳定体系。自 FDA 批准 Intralipid 以来,全球已经有多个静脉注射乳剂被批准上市,如前列地尔、丙泊酚、氟比洛芬酯等。其中脂肪乳为不载药乳剂,目前已经衍生出多个产品,包括 10%、20%、30%的脂肪乳、鱼油脂肪乳、橄榄油大豆油脂肪乳等等。

  国际市场上,注射乳剂的市场表现一般,因为这些产品都比较老,没有专利,有多家企业在生产,故没有重磅级产品出现,而最新获批的产品氯维地坪,也因 FDA 卡得太严而表现平平。目前单品销售额最高的是丙泊酚,2015 年阿斯利康的销售额约 3 亿美元,其次是前列地尔,2015 年,三菱和大正的销售额约为 1 亿美元。与国际市场的表现截然不同是,近 10 年来,国内注射乳剂市场得到磅礴发展,这可能与我过的经济高速增长和医生用药习惯息息相关。十年来,我国上市的几个注射乳剂市场增长了 410%,年平均增长率为 18%,高于行业水平,其中 2006 年至 2010 年的平均增长率为 23%,2011 年至 2015 年的平均增长率为 14%。2015 年,我国注射乳剂的样本医院市场达 41 亿元人民币,鱼油脂肪乳、依托咪酯、氟比洛芬酯、丙泊酚的销售额仍在高速增长。

  前列地尔前列地尔是注射乳剂中最耀眼的明星,也成就了泰德的神话。因为前列地尔只能通过注射给药,在注射时强烈扩张血管引起的剧烈疼痛,让患者望而却步,前列地儿注射乳剂的出现,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这一问题,从而迅速地占领了市场。全球范围内只有三菱和大正公布了其销售额,两家公司在 2010 年的销售额之和为 1.9 亿美金,尔后一直下滑, 2015 年的销售额只有 1 亿美金左右。国内方面早在六七年前,前列地尔乳剂单品销售额就达 10 亿元人民币1,占前列地尔注射剂市场的 90%以上,看得很多企业嘴馋,于是乎前列地尔的仿制狂潮被掀起,但很多企业刚走到灭菌工艺这一步就被卡住了,但也有很多企业坚持着走了过来。大浪淘沙,一点点地抢夺着市场份额,重新分配了原有的市场布局,同时前列地尔的销售额也一步步地被推高。2010 年-2012 年前列地尔样本医院的平均年增长率高达 43%,2014 年样本医院销售额为 14.4 亿元。而据米内网的报道,凯时在 2015 年的销售额达15.67 亿港元,市场占有率超过三分之一。

  脂肪乳全球范围内,有多家企业在生产脂肪乳,而且很多公司并未上市,无法得到确切的数据。国内方面,脂肪乳是第二大静脉注射乳剂产品,说脂肪乳是一个产品或许有些牵强,因为脂肪乳有 10%、20%和 30%油相的,有大豆油作油相的、有棉籽油作油相的、也有橄榄油或是混合油等等。脂肪乳作为肠外营养已经多年,但国内样本医院市场一直保持高速增长,过去的 10 年里,脂肪乳平均增长率为 14.5%,2014 年销售额达 9.7 亿元。12010 年度药品销售额排行榜

  丙泊酚自1989 年批准以来,丙泊酚一直在麻醉市场充担着重要的角色。丙泊酚以起效快、恢复迅速等优势在临床麻醉手术中被广泛应用,而在注射乳剂中,丙泊酚是一枝独秀,虽有多家仿制,阿斯利康的 Diprivan 全球销售额一直保持在 3 亿美元左右。国内方面,据《2013 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数据,2012 年,我国住院人数为 1.27 亿人,年增长率 18.34%,其中接受手术的人次约占四分之一。2014 年丙泊酚样本医院销售额达 8.3 亿元,是国内最畅销的第三大乳剂产品,同时,丙泊酚也是一个销量高速增长的产品,最近 10 年的年平均增长率为 18.7%,虽 2014 年后明显放缓,但还有一定的增长空间[1]。

  氟比洛芬酯经检索,在 ICH 范围内,仅日本上市了氟比洛芬酯注射液,开发企业是日本科研制药株式会社。该公司未公布具体的销售额。国内方面,氟比洛芬酯是泰德的独家品种,近 10 年的平均增长率高达 178.0%,虽然 2014 年后的增速开始下降,但仍高于行业水平,氟吡洛芬 2014 年的样本医院销售额达 4.2 亿元,是国内销量最高的非甾体抗炎药。据米内网报道,2015 年的凯纷销售额高达 11.91 亿港元,较 2014 年增长 23%。[2]

  鸦胆子油乳一听这名,很多人都会想到,这应该是个中国人自创的产品——是的,鸦胆子油乳注射液,由沈阳药科大学开发,最早于 1978 年上市。鸦胆子油乳注射液是一个很成功的产品,2014 年的样本医院销售额达 1.4 亿元人民币。市场方面,沈阳药大和白云山约各占五分之一,浙江九旭一家拿下五分之三。

  其它产品其它在国内比较畅销的注射乳剂产品主要是鱼油脂肪乳剂、复方氨基酸葡萄糖注射乳剂、和依托咪酯注射乳剂。三个产品中,鱼油脂肪乳剂样本医院销售额突破了 1 亿元,最近 8 年平均增长率高达 60%,依托咪酯也是一个高速增长的产品,8 年的平均增长率达 32%。

  在这过去的 10 年里,我国的注射乳剂市场高速发展,销售额翻了三翻,如按米内报道的数据——2015 年凯时销售额 15.67 亿港元,约为 12.67 亿人民币,凯纷销售额为 11.91 亿港元,约为 9.62 亿人民币[3],这些数据刚好是样本医院销售数据的两倍,按此类推,2015 年注射乳剂的市场可能近 80 亿元。在这十年里,有的企业解决了相关的技术难题,拔地而起,迅速占领市场,也有的企业因产品质量问题或高昂的生产成本被边缘化。就目前而讲,注射乳剂市场还有不错的淘金机会,其一,部分乳剂产品还完全未国产化,2015 年,丙泊酚的市场被外企占掉 90%,鱼油乳剂被外企 100%独占,脂肪乳也有 60%市场份额被外企所占;其二,部分产品市场远未饱和,增长强劲,根据米内网文章报道,我国的市场已经超过 100 亿人民币,丙泊酚和依托咪酯具有很大的市场前景,[4]除此以外,我国的肠外营养市场也不可小觑,据 IMS 数据,2011 年国内营养药物市场规模已达 70 亿元,年复合增长率约 18%,并预测 2014 年国内营养药物销售额将达 200 亿元,[5]所以氨基酸脂肪乳、复方葡萄糖氨基酸脂肪乳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其三,多种维生素注射乳剂和氯维地平注射乳剂还没有在国内上市,也许这两个产品的上市又会给注射乳剂领域的发展带来新的空气,尽管氯维地平在国际市场表现不好(销售额未突破 1 千万美元),在国内市场也许会表现出另一番气象;其四,在掌握了相关的技术后,可以着眼新产品的开发,虽然寻找一个合适的开发产品较难,但鸦胆子油乳剂的成功,或许就是最好的启示。

  做注射乳剂,质量是关键,而技术是前提。曾经有人跟我说:“做乳剂有什么难的,又没有专利,就那么几个处方,换汤不换药”。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因为我相信他或许能从当年前列地尔仿制热潮中挤掉的企业处获得了答案。其中有的企业,搞了两年连灭菌破乳问题都解决不了,只能默默退出,而解决灭菌破乳问题,只是注射乳剂开发的第一步,更难的是中试放大与产业化,产品的稳定性和一致性。但就目前来看,当年的技术壁垒现已不能称之为壁垒,因为国内已经有多家企业解决了技术难题,所以古话说得好,只要功夫深,铁杵也能磨成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tube-dl.com/yadanzi/1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