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故事海南国兴中学老师编著《人自己的植物图鉴

  2018年初出版的《海南人自己的植物图鉴》,别有趣味地介绍了哪些是在海南本土生长的植物,哪些是海南人儿时玩的植物游戏,哪些野果子可以食用,哪些野花可以当“发饰”等等,不仅是一部图文并茂的植物认知入门导航读本,还充满了大自然的美妙律动与作者从植物中找寻到的童趣与对生命的认知。

  “原来我们小时候夏天爱吃的凉粉,原料就是‘薜荔’啊!”“我一直叫这种花大红花,原来学名叫‘扶桑’,真长见识!”“书中的番石榴是我的最爱,每次回老家我都要吃个够。”

  春节前,由松鼠学堂发起编制、海南国兴中学生物老师王康传著写的《海南人自己的植物图鉴》,历时1年8个月的编纂后面世,在读者中掀起了一阵“海南植物热”。

  “新书终于出版了,就像自己的孩子出生一样高兴!”近日,在位于海口的松鼠学堂工作室里,王康传轻抚《海南人自己的植物图鉴》封面,难掩内心的喜悦,他说,自己对植物的认知,是从舌尖上的“刺激探险”开始的。

  作为出生在海口琼山区旧州镇小山村里的农村孩子,王康传自小就和野花野果打交道,草木经纬间满溢的漫山香气,是他至今难忘的童年之趣和不曾忧愁的少年滋味,而这些与童年紧密联系的植物也一一收录在这本植物图鉴中。

  山野中的刺篱木,在他的记忆中,是幼时母亲在养羊间隙于山中特意寻找给他吃的野果,充满浓浓母爱;村里的“见血封喉”树,要五六个人才能环抱,年幼无知的他竟将其带剧毒的红色野果食用,随后舌头出血,“好在大难不死”;独脚金和鸦胆子,幼时他不识这两种植物的药用功能,只知道有人进村来收购,是好东西,可以卖钱买冰棍吃。

  这些乡野生活经验,让王康传对植物有一种“痴迷”的爱。“上大学时,我就喜欢在校园和老家附近拍拍植物,并将图片整理成不同种类的文件夹。”2005年王康传从华南师范大学生物系毕业后,经常拿着相机在国兴中学校园内和周边的羊山地区,以及海口金牛岭公园、万绿园、海口人民公园等地,拍摄“路边的野花”。

  “记得2009年的时候,为了更好地拍摄花草,我还花了几个月的积蓄买了一台单反相机!”王康传回忆,就这样日积月累,他的电脑里慢慢积攒了上千种植物的图片。

  2010年,王康传在网上发起一个题为《海南常见植物认种》的帖子,随后积攒的人气与经验竟促成了《海南人自己的植物图鉴》的出版。

  “当时,我上传了一些海南常见植物,每一种植物对照《海南植物志》《中国植物志》《广东植物志》等书籍的内容,丰富植物简介资料。后来很多网友跟帖,我也不断更新,没想到竟然成为‘5年不沉的帖子’。”王康传笑着说。

  随后,此贴被一微信公众号以《最全的海南常见植物图文》为题编发,被诸多网友转发。

  这个帖子,深深吸引了一直关注和推动自然教育的松鼠学堂发起人高高。随着两人的熟识,高高对这位痴爱植物、“住在森林里的朋友”认可有加,而希望把这个“5年不沉的帖子”变成一本便携式的书的想法,也在高高的心里萌芽。

  2016年5月,作为海南“社创之星”四强之一的松鼠学堂,根据大赛规则,需要在众筹网发起一个众筹项目,根据项目的相关情况确定能否去北京参加全国总决赛。

  “考虑到众筹的回报属性,我和王康传一拍即合,决定上线这本酝酿已久的植物图书。”高高介绍道。

  没想到才一天的时间,就筹满3万元。最终,获得894人次的支持,筹集到4万4千多元。

  但是,书款筹到了,如何对接出版社、书籍内容如何编排等一系列难题也接踵而来。

  “最难的是植物拍摄所涉及的时间跨度比较大。”王康传说,为了能更全面地呈现植物图像,一种植物开花和结果的不同状态,他希望都能拍摄到,“比如桃金娘是在清明时节开花,但又是在夏天结果,种种类似的图片都需要补充拍摄。”

  寻找出版社也是几经周折。一家出版社的责任编辑认为筹备的书“不够科学”,另一家出版社认为“不够全面”,书名也不够响亮。

  “一家出版社明确要求,书要按植物学的专业来排列,要注重科学性。”高高回忆道,“但是,当时这个贴子最早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它的亲切。我希望植物在这本书里是以‘最熟悉的陌生者’的角色设定,由近及远,让读者慢慢走进海南的植物世界,爱上一个有着层次丰富的性格、千变万化的容貌、深邃幽默的朋友。”

  高高和松鼠学堂团队坚持将《海南人自己的植物图鉴》按照《丰收的果实:能吃吗?好玩吗?有毒吗?》《金色童年感恩有你》《乡野郊外:植物精灵你叫什么名字?》《小王子:请驯养我吧!》等为主题进行编排。“这样的章节设置从植物学专业角度看固然不严谨,但是从普通公众的角度,引起亲切的感觉从而愿意走近植物,才是本书更重要的诉求。”高高说。

  在书籍的科学性上,高高还请来专业人士担纲编审,对每一种植物的拉丁名、中文名、科目种属进行了专业校对。

  “相比于一些学术性较强的植物学书籍,这本书用了一种比较新颖的方式介绍海南本土植物,能让读者有亲切感,吸引孩子阅读。”全球环境基金(GEF)海南湿地保护体系项目宣教专家卢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海南全省目前有五六千种植物,其中海南独有的植物有四百多种。《海南人自己的植物图鉴》所选录的植物都是海南比较常见的,尤其是海口羊山地区比较特色的灌丛植物、野生植被都被收录。“我们应该鼓励有更多这样的书出版,因为只有大家了解海南的本土植物生态,才能更好地爱护它。”

  《海南人自己的植物图鉴》以“海南野果,童趣植物”的形式展示海南当地的植物影像和作者在植物中开启的“时光机”,让不少海南读者回忆起金色的童年时光。

  比如,书中介绍:飞机草,菊科泽兰属。多年生草本……孩儿时,常常调皮,不小心形成伤口,用本叶捣烂,敷在伤口上,止血效果非常好;含羞草,草本,茎有散生、下弯的钩刺,花淡红色。相信这应该是每个海南人童年时必玩的植物了,当你碰到它时,叶子会闭合;马缨丹,灌木,单叶对生,揉烂后有强烈的气味……小时候常用它的果当“炮弹”;薜荔,桑科榕属……这种果不能直接食用,种子椭球形可作凉粉。

  一位网名为“齐谐”的网友在购买该书的微信公众号上留言道:中学的时候学柳宗元的诗,“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看了书中的图片才知道,原来“薜荔”是这样的。很佩服作者收集这些植物的毅力和勇气,为海南地区植物保留下影像志和小传。

  一些海南人常见却叫不上名字的花草野果,在这本书里仿佛“故友重逢”,让人不禁感慨“原来是你”。比如路边的“大红花”,其实有自己的名字“扶桑”,也让人联想到那位从严歌苓小说《扶桑》中走出来的“旧不掉的新娘”扶桑,而当你轻声吟诵起“忧心悄悄浑忘寐,坐待扶桑日丽天”时,扶桑花在你的脑海里也变得真实可爱了起来。

  “认识这些野花野草后,再去乡间走走,哪怕半个人都不认识,也绝对不会孤单,因为时不时看见熟悉的植物们,会油然升起一股喜悦:啊!原来你也在这里。”高高说,如果能有人因这本书而爱上植物、爱上身边以及远方的自然,那么一切的努力都有了意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tube-dl.com/yadanzi/11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