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兴制药:从“中西结合”到“时尚中药”

  走进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工业大道北48号的广药白云山明兴制药,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门口圆型的红色“明兴”商标,它像一轮明月点缀着这片外表朴实无华的白色厂房,“明兴清开灵”——这个大多广州人都能叫得出名字的抗病毒、治感冒良药正是产自这里。

  明兴制药厂前身是顺德人陈伯清、梁培基先后于1900年、1906年创立的利济轩药厂和梁培基药厂。一百多年前,梁培基药厂凭借着自制的“发冷丸”声名鹊起,成为了当时国内最早将西药中化的制药企业之一。梁培基造药济世的理想及创新的精神早已内化成明兴制药的企业内涵,在新的起点上,明兴制药正在实践着“时尚中药”的理念,打造出更多普罗大众需要的药品,也让老字号企业焕发新面貌。

  2017年,在佛山顺德启动的一项“可移动文物”调查中,发掘到了一个世纪前生产的梁培基发冷丸原物,发冷丸被完好地封存于木制塞口的圆柱形容器内,人们得以一窥“真容”。这款“岭南名药”已经渐渐淡出日常生活,但在当时可以说是一种“救命药”,挽救了无数遭受疟疾之苦的中国人民。

  推动发冷丸问世的功臣,正是明兴制药的创始人——梁培基。梁培基祖籍顺德,是广州近代医药史上重要人物。

  1875年,梁培基出生于广州一个装船工之家,最初,他父亲想让他学装船,他没兴趣;后来,他父亲又送他进了一家铺子当茶童,眼看步步高升到伙房大师傅了,他又跑了回来,因为还是没兴趣,直到在父亲友人的介绍下,他进了广州博济医校学西医,这才安下心来,好好读起了书。

  清朝末年,整个社会处于大变革前期,老百姓生活举步维艰。当时的华南地区连年流行着一种周期性的疾病——疟疾(广东民间称为“发冷”),无数老百姓被迫陷入贫病交加之中。

  从博济医校毕业后的梁培基,亲眼看见同胞们所受的痛苦与无奈,心中造药济世之情不禁油然而生。不过,当时老百姓对西药的接受程度还很低。接受过系统西医教育的梁培基,深知西医西药对于疟疾的成效,但如果直接用西药,国人一时难以接受,于是他想出了“西药中化”的办法。

  “梁培基发冷丸”便这样横空出世。这种药采用中成药丸的剂型,以对疟疾有特效的“硫酸奎宁”为主要原料,配以中药甘草等药材制成。这是国内第一次用西药原料制成中成药。发冷丸以24小粒为一服,用纸筒装载,每瓶售价不到白银十分。由于形式接近中药,售价低廉,治疗疟疾又有奇效,“梁培基发冷丸”很快就在两广和港澳地区打开市场,之后还远销马来西亚、南洋群岛,甚至美国的华人聚居地。发冷丸的销量最高每年能卖出一百万瓶,梁培基也在十余年间成为广东成药的名家。

  凭借发冷丸,梁培基的药厂不断扩张。1906年,梁培基制药厂还是广州市海珠区凤安街的一栋四层楼房。几年之后,制药厂就开到了香港,又在广州、韶关、佛山等地开设梁培基药店分店。除了发冷丸之外,各药店还出售止咳丸、补脑丸、养血汁、牙痛水等成药,以“恒安别馆制”标记。

  “哎呀,阿苏老豆,着咗棉衲还打震,快买樽梁培基发冷丸食吓啦,傻瓜!”这首100多年前的发冷丸“广告歌”在当时可谓传遍珠三角的大街小巷。发冷丸行销一时,既得益于其神奇功效,也离不开梁培基的营销“鬼点子”:在大街小巷贴大幅街招、编制顺口溜宣传……新潮的宣传手法让当时还不太受认可的西药深入人心,飞入寻常百姓家。

  今天看来,发冷丸的出现,其意义不仅在于治好了老百姓的病,阻止了疾病的流行,更重要的是,在面对人们不怎么接受西药的大环境下,梁培基敢为人先,突破思想障碍,勇于创新,用普罗大众易于接受的方式,采用中西药结合的新方法,有效地解决了问题。

  1947年,梁培基病逝于顺德大都,一代名贤魂归故里。但其一手创办的药厂却在历经风雨后得到传承,且不断发展壮大。

  1952年,利济轩药厂、梁培基制药厂合并为新联药厂,1956年后,又与其他一些药厂同组为公私合营的明兴联合制药厂。从此,“明兴”牌唱响大江南北,成为对外宣传的统一字号。

  对于明兴人而言,梁培基的创新精神为企业的发展留下了丰富的遗产。当西药现在已经被广泛接受了,而数千年的中药文化却渐渐被年轻人忽视时,明兴药厂转而将目光投向了祖国医学瑰宝,提出要用“古药新用”的理念来开发传统经典中药名方。

  七十年代,明兴药厂与北京中医药大学合作,成功地在古方安宫牛黄丸的基础上开发出清热解毒良药“清开灵”注射液,成为全国最早开发生产清开灵注射液的企业之一。

  说起“安宫牛黄丸”,大众马上能想到的关键词就是“名贵”。由于安宫牛黄丸主要成分中含有犀牛角、珍珠等稀缺药材,难以实现产业化生产。明兴药厂要做的正是在此基础上开发出一种疗效好又低廉的药品,让更多民众受惠。

  明兴药厂啃下了这块硬骨头。经过专家多年研究发现,在安宫牛黄丸古方的基础上,把可溶于水的部分单列出来,增加金银花、板蓝根、胆酸等强效抗菌抗病毒、退热、提高免疫力的成分,重新制成一种注射液,不仅保持安宫牛黄丸清热解毒的功效,而且明确了更广泛的临床适应症。同时,由于更新了处方、剂型,降低了成本,使大规模生产和推广应用成为可能。于是,古药安宫牛黄丸被科学重新演绎为清开灵注射液。

  1992年,清开灵注射液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明文指定为中医临床急症科(室)必备药品,并被国家列入首批中药保护品种,成为了经典名方开发的典范。

  对此,广州白云山明兴制药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胜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华民族有着几千年使用中药的历史经验,中医的理念和中药经方也不断地被实践反复验证,其疗效是毋庸置疑的。

  王胜江指出,中西药之间应该说有竞争,也有互补,中药应该要不断创新方法,在用药便易性、安全性等方面下功夫,不断探索现代人乐于接受的方式将中药呈递给普罗大众。

  清开灵注射液作为安宫牛黄丸解方的现代制剂,虽然组方经典,疗效显著,对上呼吸道感染、发热发烧、病毒性肝炎及脑血栓等病症均具有很好的疗效,但只能静脉注射,不能口服的给药途径,严重地制约了在医学领域的广泛推广和应用。

  经过科技人员的不懈努力,仅用了短短两年的时间就把这个产品研制成功,为中药清热退烧开辟了新的途径。该药经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医学院附属医院等多家医疗单位的临床验证,证明清开灵口服液不仅在防治肝炎方面疗效显著,而且在上呼吸道感染、急性咽炎和扁桃体炎、急性支气管炎、病毒性肺炎等方面疗效也很好。

  据王胜江介绍,为了让患者能接受口服液口感,明兴制药创新性地利用独有的专利技术掩盖了药物中具有苦腥味的中药胆酸、水牛角粉水解成分,并利用蔗糖、薄荷脑进一步矫正口味。产品自推出之后,得到广大患者的接受。

  为适应部分消费者方便携带的需求,1995年明兴制药又相继开发研制生产出清开灵的另外两种口服制剂产品:0.25g清开灵胶囊和3g清开灵颗粒,并获得国家颁发的新药证书和中药保护二级证书。至此,明兴制药成为了国内唯一拥有清开灵四个剂型的生产厂家。

  本着“人无我有,人有我新”的产品发展战略,明兴制药于2000年又成功研制生产出10g规格的清开灵颗粒,该品种为国内独家生产产品,并获得国家(二级)中药证书。2003年明兴制药又成功将“串联三级过滤膜系统”应用于清开灵注射液生产工艺中,获得国家专利。它能有效地滤除药液中的内毒素及过敏物质,使产品一次性合格率达到99%以上,从而大大提高了产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2007年明兴制药又成功研制出全国独家品规0.4g清开灵胶囊。

  “去年清开灵系列产品的销售实现了4.4亿元,今年我们的目标更高。”王胜江告诉记者,清开灵口服液、胶囊、颗粒等多种现代剂型,服用方便,清开灵对已知或变异病毒卓有疗效,且不易产生耐药性,在历次传染性疾病暴发时,如手足口病、流感、禽流感等,都起到很好的预防和治疗作用,受到专家的推荐和社会肯定,今年业绩有望持续高速增长,朝“清开灵10亿工程”的宏伟目标前进。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医药法》于2017年7月1日正式实施,中医药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这部法律是中国首次从法律层面明确中医药的重要地位、发展方针和扶持措施,为中医药事业发展提供法律保障。而作为我国最大的中成药制造基地,广药集团率先提出了“广药方案”——打造“时尚中药”,计划通过先进科技和时尚营销,让中医药“潮”起来。

  作为广药集团旗下的老字号企业,明兴制药早已身体力行实践“时尚中药”理念,王胜江表示“我们要不断挖掘中药的内涵,结合时代的特色,用新方法讲老故事,传承优秀中药文化,用年轻人喜欢的新包装,新的营销方式进入年轻人的视野,得到年轻人的认可。”

  科研创新是明兴制药的传统。明兴在百年发展史上传承的不仅仅是产品的生产,更是创新的精神,两者相得益彰,并在不断创新中传承企业的造药文化。

  明兴制药在研发道路上不断创新和追赶,在抗肿瘤领域大放异彩,使企业迸发出新活力:1982年的氯膦酸二钠注射液,1986年的鸦胆子油乳系列,1995年的注射用门冬酰胺酶、2011年的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钠……

  鸦胆子油乳是纯中药抗肿瘤制剂,用于肺肿瘤、食管肿瘤、胃肿瘤、大肠肿瘤以及膀胱肿瘤、肝肿瘤的治疗,能为肿瘤病人改善临床症状,如减轻疼痛、增加食欲、改善睡眠。鸦胆子油乳注射液配合放疗、化疗联合治疗,可以减轻治疗过程的副作用。该药曾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审准列为国家二级中药保护品种,其“鸦胆子油毒性成分的去除方法”还于2008年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的发明专利证书。

  对于白血病的治疗,过往国内其他厂家均采用大肠埃希菌制备,临床研究发现有29%左右的白血病患者对大肠埃希菌门冬酰胺酶有严重过敏反应,必须用欧文氏菌门冬酰胺酶治疗才能取得满意疗效。当时,全球只有英国的HPA公司拥有欧文菌门冬酰胺酶,2009年,明兴和广州市微生物研究所合作开发出门冬酰胺酶的菌种(欧文氏菌),打破了这种垄断。

  目前,门冬酰胺酶是中国儿童白血病联合化疗方案中的主要药物,对治疗小儿白血病疗效显著,而价格仅为国内同类产品的40%。王胜江表示,公司一直秉承“广药白云山,爱心满人间”的理念,在制定注射用门冬酰胺酶产品的售价时,充分考虑到患者的经济能力,充分体现明兴公司“造药济世”的初心,主动承担社会责任。

  研发创新的步伐没有停止,2011年,明兴制药取得了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钠的批件,该药主要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以及联合顺铂这一药物共同使用能治疗无法手术的恶性胸膜间皮瘤。

  在梁培基的顺德故居知稼园,门上有这么一副对联:“前人艰苦创业后代奋发图强”。作为民族企业家,梁培基始终保持社会责任感,创造商业价值的同时不忘回馈社会,不仅创办医学院,还积极支持革命,他治家治企的理念也深刻影响着百年明兴的不断发展。近十年来,明兴制药进一步深挖和传播梁培基好家风故事,作为公司企业文化的精神内核,以好家风促好企风、建好企业,不断履行制药企业的社会责任。

  在“非典”的那段日子里,人们谈“非“色变。全国疫情蔓延,疗效独特的清开灵成为防治非典的中药典范。明兴制药当时采取多项应急措施,想方设法提高产量,尽力保证供应,为患者提供优质的药品。尽管非典几日之内清开灵系列产品的库存便已告急,但明兴制药还是将价格维持在正常水平,誓不涨价,还派出专人到各大医院免费赠药,组织人员到多个社区免费赠饮和派发清开灵颗粒剂,期间送出超过12000杯清开灵、2万包颗粒剂。

  到了2009年,面对来势汹汹的“甲流”疫情,明兴制药迅速动员,组织全体员工扩大生产,确保药品供应。同时,明兴制药在全市范围内免费赠送明兴清开灵,并在活动现场派专人为市民普及防治流感的有关知识。在疾病横行时,明兴制药总是挺身而出,积极承担社会责任,传承梁培基的好家风。

  王胜江介绍,目前明兴制药拥有202个批文,形成了以清开灵系列为核心产品,氯芬黄敏片、盐酸乙胺丁醇等为辅的产品组合。其中,生化药B12注射液、清开灵注射液、苦参碱注射液、氯芬黄敏片均是国内首创药物,极大造福了广大民众。

  正是梁培基良好的家风精神促使明兴制药不断追求卓越,公司计划“十三五”期末在白云区钟落潭建成一家自动化程度高、绿色环保、工艺布局合理的综合性现代化企业,并完成厂房搬迁工作。

  不过,王胜江坦言,打造“时尚中药”并非一蹴而就。除了创新产品和营销手法,让更多年轻人接受之余,还要牢牢把控中药质量控制技术、用临床数据说话,通过技术创新和二次研发,让中药走得更远。

  在这一方面,明兴制药在2009年与清华大学合作,承担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清开灵系列制剂安全性关键技术研究与产业化》项目,提出了清开灵注射剂的全面质量控制方案,同时采用中药指纹图谱、LC-MS联用等技术,对旗下产品进行物质基础研究。

  2017年,明兴制药在广药集团的整体部署下,参与启动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基于经方一致性评价技术的经典名方研究与开发”,旨在构建一致性评价的平台,攻克制约经典名方开发的关键技术,最终获得生产批件或新药证书。

  如今,在广药集团积极参与粤港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建设的背景下,明兴制药与香港中文大学团队合作,开展鸦胆子抗肿瘤单体活性化合物的开发,目前,其相关科技项目《鸦胆子药渣有效部位抗肿瘤物质基础及成药性研究》获得广州市科技计划项目——产学研协同创新重大专项。

  岁月悠悠久远,百年明兴焕发着青春魅力,正大步走在由区域性品牌向全国性品牌进军的路上,并以大湾区为桥梁,加速中医药走出去。

  “我们做企业不仅仅是谋求自身的发展,更讲求社会效益,要积极融入到振兴中医药的宏伟蓝图中。”未来,明兴将持续以传承为本,着力打造“时尚中药”理念,以率先实现中药“现代化、国际化、科普化、大众化”为战略目标,让中医药在社会上、在年轻人之间“潮”起来!

  走进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工业大道北48号的广药白云山明兴制药,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门口圆型的红色“明兴”商标,它像一轮明月点缀着这片外表朴实无华的白色厂房,“明兴清开灵”——这个大多广州人都能叫得出名字的抗病毒、治感冒良药正是产自这里。

  明兴制药厂前身是顺德人陈伯清、梁培基先后于1900年、1906年创立的利济轩药厂和梁培基药厂。一百多年前,梁培基药厂凭借着自制的“发冷丸”声名鹊起,成为了当时国内最早将西药中化的制药企业之一。梁培基造药济世的理想及创新的精神早已内化成明兴制药的企业内涵,在新的起点上,明兴制药正在实践着“时尚中药”的理念,打造出更多普罗大众需要的药品,也让老字号企业焕发新面貌。

  2017年,在佛山顺德启动的一项“可移动文物”调查中,发掘到了一个世纪前生产的梁培基发冷丸原物,发冷丸被完好地封存于木制塞口的圆柱形容器内,人们得以一窥“真容”。这款“岭南名药”已经渐渐淡出日常生活,但在当时可以说是一种“救命药”,挽救了无数遭受疟疾之苦的中国人民。

  推动发冷丸问世的功臣,正是明兴制药的创始人——梁培基。梁培基祖籍顺德,是广州近代医药史上重要人物。

  1875年,梁培基出生于广州一个装船工之家,最初,他父亲想让他学装船,他没兴趣;后来,他父亲又送他进了一家铺子当茶童,眼看步步高升到伙房大师傅了,他又跑了回来,因为还是没兴趣,直到在父亲友人的介绍下,他进了广州博济医校学西医,这才安下心来,好好读起了书。

  清朝末年,整个社会处于大变革前期,老百姓生活举步维艰。当时的华南地区连年流行着一种周期性的疾病——疟疾(广东民间称为“发冷”),无数老百姓被迫陷入贫病交加之中。

  从博济医校毕业后的梁培基,亲眼看见同胞们所受的痛苦与无奈,心中造药济世之情不禁油然而生。不过,当时老百姓对西药的接受程度还很低。接受过系统西医教育的梁培基,深知西医西药对于疟疾的成效,但如果直接用西药,国人一时难以接受,于是他想出了“西药中化”的办法。

  “梁培基发冷丸”便这样横空出世。这种药采用中成药丸的剂型,以对疟疾有特效的“硫酸奎宁”为主要原料,配以中药甘草等药材制成。这是国内第一次用西药原料制成中成药。发冷丸以24小粒为一服,用纸筒装载,每瓶售价不到白银十分。由于形式接近中药,售价低廉,治疗疟疾又有奇效,“梁培基发冷丸”很快就在两广和港澳地区打开市场,之后还远销马来西亚、南洋群岛,甚至美国的华人聚居地。发冷丸的销量最高每年能卖出一百万瓶,梁培基也在十余年间成为广东成药的名家。

  凭借发冷丸,梁培基的药厂不断扩张。1906年,梁培基制药厂还是广州市海珠区凤安街的一栋四层楼房。几年之后,制药厂就开到了香港,又在广州、韶关、佛山等地开设梁培基药店分店。除了发冷丸之外,各药店还出售止咳丸、补脑丸、养血汁、牙痛水等成药,以“恒安别馆制”标记。

  “哎呀,阿苏老豆,着咗棉衲还打震,快买樽梁培基发冷丸食吓啦,傻瓜!”这首100多年前的发冷丸“广告歌”在当时可谓传遍珠三角的大街小巷。发冷丸行销一时,既得益于其神奇功效,也离不开梁培基的营销“鬼点子”:在大街小巷贴大幅街招、编制顺口溜宣传……新潮的宣传手法让当时还不太受认可的西药深入人心,飞入寻常百姓家。

  今天看来,发冷丸的出现,其意义不仅在于治好了老百姓的病,阻止了疾病的流行,更重要的是,在面对人们不怎么接受西药的大环境下,梁培基敢为人先,突破思想障碍,勇于创新,用普罗大众易于接受的方式,采用中西药结合的新方法,有效地解决了问题。

  1947年,梁培基病逝于顺德大都,一代名贤魂归故里。但其一手创办的药厂却在历经风雨后得到传承,且不断发展壮大。

  1952年,利济轩药厂、梁培基制药厂合并为新联药厂,1956年后,又与其他一些药厂同组为公私合营的明兴联合制药厂。从此,“明兴”牌唱响大江南北,成为对外宣传的统一字号。

  对于明兴人而言,梁培基的创新精神为企业的发展留下了丰富的遗产。当西药现在已经被广泛接受了,而数千年的中药文化却渐渐被年轻人忽视时,明兴药厂转而将目光投向了祖国医学瑰宝,提出要用“古药新用”的理念来开发传统经典中药名方。

  七十年代,明兴药厂与北京中医药大学合作,成功地在古方安宫牛黄丸的基础上开发出清热解毒良药“清开灵”注射液,成为全国最早开发生产清开灵注射液的企业之一。

  说起“安宫牛黄丸”,大众马上能想到的关键词就是“名贵”。由于安宫牛黄丸主要成分中含有犀牛角、珍珠等稀缺药材,难以实现产业化生产。明兴药厂要做的正是在此基础上开发出一种疗效好又低廉的药品,让更多民众受惠。

  明兴药厂啃下了这块硬骨头。经过专家多年研究发现,在安宫牛黄丸古方的基础上,把可溶于水的部分单列出来,增加金银花、板蓝根、胆酸等强效抗菌抗病毒、退热、提高免疫力的成分,重新制成一种注射液,不仅保持安宫牛黄丸清热解毒的功效,而且明确了更广泛的临床适应症。同时,由于更新了处方、剂型,降低了成本,使大规模生产和推广应用成为可能。于是,古药安宫牛黄丸被科学重新演绎为清开灵注射液。

  1992年,清开灵注射液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明文指定为中医临床急症科(室)必备药品,并被国家列入首批中药保护品种,成为了经典名方开发的典范。

  对此,广州白云山明兴制药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胜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华民族有着几千年使用中药的历史经验,中医的理念和中药经方也不断地被实践反复验证,其疗效是毋庸置疑的。

  王胜江指出,中西药之间应该说有竞争,也有互补,中药应该要不断创新方法,在用药便易性、安全性等方面下功夫,不断探索现代人乐于接受的方式将中药呈递给普罗大众。

  清开灵注射液作为安宫牛黄丸解方的现代制剂,虽然组方经典,疗效显著,对上呼吸道感染、发热发烧、病毒性肝炎及脑血栓等病症均具有很好的疗效,但只能静脉注射,不能口服的给药途径,严重地制约了在医学领域的广泛推广和应用。

  经过科技人员的不懈努力,仅用了短短两年的时间就把这个产品研制成功,为中药清热退烧开辟了新的途径。该药经中山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医学院附属医院等多家医疗单位的临床验证,证明清开灵口服液不仅在防治肝炎方面疗效显著,而且在上呼吸道感染、急性咽炎和扁桃体炎、急性支气管炎、病毒性肺炎等方面疗效也很好。

  据王胜江介绍,为了让患者能接受口服液口感,明兴制药创新性地利用独有的专利技术掩盖了药物中具有苦腥味的中药胆酸、水牛角粉水解成分,并利用蔗糖、薄荷脑进一步矫正口味。产品自推出之后,得到广大患者的接受。

  为适应部分消费者方便携带的需求,1995年明兴制药又相继开发研制生产出清开灵的另外两种口服制剂产品:0.25g清开灵胶囊和3g清开灵颗粒,并获得国家颁发的新药证书和中药保护二级证书。至此,明兴制药成为了国内唯一拥有清开灵四个剂型的生产厂家。

  本着“人无我有,人有我新”的产品发展战略,明兴制药于2000年又成功研制生产出10g规格的清开灵颗粒,该品种为国内独家生产产品,并获得国家(二级)中药证书。2003年明兴制药又成功将“串联三级过滤膜系统”应用于清开灵注射液生产工艺中,获得国家专利。它能有效地滤除药液中的内毒素及过敏物质,使产品一次性合格率达到99%以上,从而大大提高了产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2007年明兴制药又成功研制出全国独家品规0.4g清开灵胶囊。

  “去年清开灵系列产品的销售实现了4.4亿元,今年我们的目标更高。”王胜江告诉记者,清开灵口服液、胶囊、颗粒等多种现代剂型,服用方便,清开灵对已知或变异病毒卓有疗效,且不易产生耐药性,在历次传染性疾病暴发时,如手足口病、流感、禽流感等,都起到很好的预防和治疗作用,受到专家的推荐和社会肯定,今年业绩有望持续高速增长,朝“清开灵10亿工程”的宏伟目标前进。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医药法》于2017年7月1日正式实施,中医药发展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这部法律是中国首次从法律层面明确中医药的重要地位、发展方针和扶持措施,为中医药事业发展提供法律保障。而作为我国最大的中成药制造基地,广药集团率先提出了“广药方案”——打造“时尚中药”,计划通过先进科技和时尚营销,让中医药“潮”起来。

  作为广药集团旗下的老字号企业,明兴制药早已身体力行实践“时尚中药”理念,王胜江表示“我们要不断挖掘中药的内涵,结合时代的特色,用新方法讲老故事,传承优秀中药文化,用年轻人喜欢的新包装,新的营销方式进入年轻人的视野,得到年轻人的认可。”

  科研创新是明兴制药的传统。明兴在百年发展史上传承的不仅仅是产品的生产,更是创新的精神,两者相得益彰,并在不断创新中传承企业的造药文化。

  明兴制药在研发道路上不断创新和追赶,在抗肿瘤领域大放异彩,使企业迸发出新活力:1982年的氯膦酸二钠注射液,1986年的鸦胆子油乳系列,1995年的注射用门冬酰胺酶、2011年的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钠……

  鸦胆子油乳是纯中药抗肿瘤制剂,用于肺肿瘤、食管肿瘤、胃肿瘤、大肠肿瘤以及膀胱肿瘤、肝肿瘤的治疗,能为肿瘤病人改善临床症状,如减轻疼痛、增加食欲、改善睡眠。鸦胆子油乳注射液配合放疗、化疗联合治疗,可以减轻治疗过程的副作用。该药曾被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审准列为国家二级中药保护品种,其“鸦胆子油毒性成分的去除方法”还于2008年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授予的发明专利证书。

  对于白血病的治疗,过往国内其他厂家均采用大肠埃希菌制备,临床研究发现有29%左右的白血病患者对大肠埃希菌门冬酰胺酶有严重过敏反应,必须用欧文氏菌门冬酰胺酶治疗才能取得满意疗效。当时,全球只有英国的HPA公司拥有欧文菌门冬酰胺酶,2009年,明兴和广州市微生物研究所合作开发出门冬酰胺酶的菌种(欧文氏菌),打破了这种垄断。

  目前,门冬酰胺酶是中国儿童白血病联合化疗方案中的主要药物,对治疗小儿白血病疗效显著,而价格仅为国内同类产品的40%。王胜江表示,公司一直秉承“广药白云山,爱心满人间”的理念,在制定注射用门冬酰胺酶产品的售价时,充分考虑到患者的经济能力,充分体现明兴公司“造药济世”的初心,主动承担社会责任。

  研发创新的步伐没有停止,2011年,明兴制药取得了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钠的批件,该药主要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以及联合顺铂这一药物共同使用能治疗无法手术的恶性胸膜间皮瘤。

  在梁培基的顺德故居知稼园,门上有这么一副对联:“前人艰苦创业后代奋发图强”。作为民族企业家,梁培基始终保持社会责任感,创造商业价值的同时不忘回馈社会,不仅创办医学院,还积极支持革命,他治家治企的理念也深刻影响着百年明兴的不断发展。近十年来,明兴制药进一步深挖和传播梁培基好家风故事,作为公司企业文化的精神内核,以好家风促好企风、建好企业,不断履行制药企业的社会责任。

  在“非典”的那段日子里,人们谈“非“色变。全国疫情蔓延,疗效独特的清开灵成为防治非典的中药典范。明兴制药当时采取多项应急措施,想方设法提高产量,尽力保证供应,为患者提供优质的药品。尽管非典几日之内清开灵系列产品的库存便已告急,但明兴制药还是将价格维持在正常水平,誓不涨价,还派出专人到各大医院免费赠药,组织人员到多个社区免费赠饮和派发清开灵颗粒剂,期间送出超过12000杯清开灵、2万包颗粒剂。

  到了2009年,面对来势汹汹的“甲流”疫情,明兴制药迅速动员,组织全体员工扩大生产,确保药品供应。同时,明兴制药在全市范围内免费赠送明兴清开灵,并在活动现场派专人为市民普及防治流感的有关知识。在疾病横行时,明兴制药总是挺身而出,积极承担社会责任,传承梁培基的好家风。

  王胜江介绍,目前明兴制药拥有202个批文,形成了以清开灵系列为核心产品,氯芬黄敏片、盐酸乙胺丁醇等为辅的产品组合。其中,生化药B12注射液、清开灵注射液、苦参碱注射液、氯芬黄敏片均是国内首创药物,极大造福了广大民众。

  正是梁培基良好的家风精神促使明兴制药不断追求卓越,公司计划“十三五”期末在白云区钟落潭建成一家自动化程度高、绿色环保、工艺布局合理的综合性现代化企业,并完成厂房搬迁工作。

  不过,王胜江坦言,打造“时尚中药”并非一蹴而就。除了创新产品和营销手法,让更多年轻人接受之余,还要牢牢把控中药质量控制技术、用临床数据说话,通过技术创新和二次研发,让中药走得更远。

  在这一方面,明兴制药在2009年与清华大学合作,承担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清开灵系列制剂安全性关键技术研究与产业化》项目,提出了清开灵注射剂的全面质量控制方案,同时采用中药指纹图谱、LC-MS联用等技术,对旗下产品进行物质基础研究。

  2017年,明兴制药在广药集团的整体部署下,参与启动国家重大科技专项“基于经方一致性评价技术的经典名方研究与开发”,旨在构建一致性评价的平台,攻克制约经典名方开发的关键技术,最终获得生产批件或新药证书。

  如今,在广药集团积极参与粤港澳合作中医药科技产业园建设的背景下,明兴制药与香港中文大学团队合作,开展鸦胆子抗肿瘤单体活性化合物的开发,目前,其相关科技项目《鸦胆子药渣有效部位抗肿瘤物质基础及成药性研究》获得广州市科技计划项目——产学研协同创新重大专项。

  岁月悠悠久远,百年明兴焕发着青春魅力,正大步走在由区域性品牌向全国性品牌进军的路上,并以大湾区为桥梁,加速中医药走出去。

  “我们做企业不仅仅是谋求自身的发展,更讲求社会效益,要积极融入到振兴中医药的宏伟蓝图中。”未来,明兴将持续以传承为本,着力打造“时尚中药”理念,以率先实现中药“现代化、国际化、科普化、大众化”为战略目标,让中医药在社会上、在年轻人之间“潮”起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tube-dl.com/yadanzi/1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