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类中药“很伤肾”

  在福州某外企工作的陈晓桦,平时工作应酬频繁。小陈习惯喝完酒后,服用一粒“龙胆泻肝丸”,没想到,不到一年,他的“护肝妙法”引发了肾功能病变。

  在人们的印象里,中药是“天然、无毒、无副作用”的代名词,许多人煲汤时也会放些中药材。对此,肾内科专家却提醒,中药的滥用也可能导致肾脏损害。

  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解放军第95医院)肾内血液科黄建华副主任医师介绍说,肾脏承担着人体的代谢、排毒重任。以人每天排出1.5~2升的尿液来算,肾脏每天实际上要循环往复地处理180升原尿,是前者的100倍左右。药物的代谢和排泄也依靠肾脏进行,而药物的分子量大小、脂溶性、蛋白亲和力会影响肾代谢,形成积聚。在肾脏的过滤工序中,一旦药物反复、长期积聚在肾中,容易引发肾损伤。

  据统计,有可能致肾脏损害的中药,主要有三类:第一类为植物类中药,有雷公藤、草乌、木通、益母草、苍耳子、苦楝皮、天花粉、牵牛子、金樱根、土贝母、马儿铃、土荆芥、巴豆、芦荟、大枫子、山慈菇、曼陀罗花、钻地风、夹竹桃、大青叶、泽泻、防已、甘遂、千里光、丁香、钩藤、白头翁、矮地茶、苦参、土牛膝、望江南子、棉花子等。第二类为动物类中药,有斑蝥、鱼胆、海民、蜈蚣、蛇毒等。第三类为矿物类中药,有含砷、汞、铅类和其它矿物类等。

  上世纪90年代初,利用中草药减肥在国外较为流行,然而这些中草药含有马兜铃酸,虽具有利湿、清热的功效,但这种成分会损伤肾小管,导致不可逆的肾脏损伤,长期服用可演变为尿毒症。民间常用的“朱砂煲猪心”,其含过量的汞(水银),肝、肾功能不全者不能服用。黄药子常见于治疗慢性支气管炎的“秘方”,但其中含有毒素,对肝、肾功能有影响,不能久服。

  “闯下大祸”的龙胆泻肝丸,因为其中含有马兜铃酸,导致很多服药者发生肾脏损害。马兜铃酸的肾毒性已经证据确凿,国家卫生部曾发出可导致急性肾损伤的12种含马兜铃酸中草药“黑名单”,包括龙胆泻肝丸、排石冲剂、分清止淋丸、妇科分清丸、甘露消毒丹、复发珍珠暗疮片、耳聋丸、当归四逆汤、玄珠狼疮丸、冠心苏合丸、跌打丸、独活寄生汤。含马兜铃酸的常见中药材还有关木通、青木香、马兜铃、天仙藤、细辛等。

  患者服中药期间,要注意监测自己的健康状况,以便及时调整药物种类和剂量,避免更严重的后果发生。例如服药后身上起红疹,或开始发烧说明可能对药物过敏;血尿或尿中泡沫多,提示肾脏可能已受到损害;排尿习惯改变,如本来一觉睡到醒的年轻人开始频繁起夜,而且尿量增多,也说明肾脏可能已出现了问题。

  专家提醒说,患者发现肾损伤时应及时采取相应的措施,例如向医生全面介绍服药的历史、立即停药,采用更为积极的治疗手段。如必须继续用中药,也可考虑在医生指导下,通过辨证用药、组方配伍、正确炮制、改变煎药方法、控制用药剂量等办法,减少中药的毒性。

  1.辨证用药——辨明病因、病机,然后确定治则、方药,以减少药不对证所致的毒副作用,如阴虚内热而误用生麻黄辛温发汗,则可能因药不对证而造成大汗亡阴,反而加重病情。中医的辨证用药是保证用药安全的有效方法之一。

  2.正确炮制减毒——在中医药的长期实践过程中,积累了许多减毒增效、转变药性的炮制方法和经验,并形成了中药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学科——中药炮制学。如乌头类中药经正确炮制后其毒性相差近千倍,而其镇痛作用却无明显变化。

  3.控制用药剂量——通常来讲,药物的剂量和其毒副反应的程度有直接关系,“中病即止”是前人保证用药安全的重要原则。在现代中药药理中更是明确提出了“极量”或“临界量”的准确界限。

  4.改变煎药方法——通过不同的煎药方法如先煎、后下、溶化、另炖或另煎、冲服等,达到增强中药的疗效、减轻中药毒副作用的目的。

  8月24日,中韩合作·福建口腔种植研究教育中心(以下简称CIC)第七期培训班在福州亚华口腔医院举办。本次培训由山东大学口腔医学院的兰晶教授主讲,这是她第二次来榕为口腔医生授课。据悉,在CIC口腔种植培训期间,已有近百人预约种植。原来,通过参训医生的科普,大众对种植牙有了全面的认识,更多的患者选择用种植牙来修复缺牙。通过培训开展种植牙的医生多了,种植的患者也多了,价格成本也因数量的影响逐渐回落,最终让消费者受益。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tube-dl.com/qianniuzi/1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