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字号也沦陷了?同仁堂被曝回收过期蜂蜜

  近日,北京同仁堂蜂蜜的生产商被曝将大量过期、临期的蜂蜜回收。据企业宣称是“退给蜂农养蜜蜂”。然而回收后的蜂蜜被倒入大桶,送入原料库。对此,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回应称涉及产品已全部封存。

  同仁堂因“问题蜂蜜”被罚1400余万 净利亏1.14亿同比下滑约4354%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吴婷 去年深陷“蜂蜜门”的同仁堂(600085.SH),2019年伊始有了处理结果:罚没1408万元、吊销子公司经营许可证、高层调整。 2月12日,同仁堂公告称,子公司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公司(下称同仁堂蜂业),因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被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人民币1408.8万元,并就此次事件造成的不良影响真诚致歉。 北京市大兴区食药局经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2018年10月起生产的涉事蜂蜜中,有2284瓶流入市场,没收违法所得约11.2万元,没收蜂蜜3300瓶。同时吊销同仁堂蜂业食品经营许可证,自处罚决定作出之日起五年内不得申请食品生产经营许可,有关涉事人员自处罚决定作出之日起五年内不得申请食品生产经营许可。 受此事影响,同仁堂蜂业2018年总资产1.82亿元,净资产5857.40万元,收入2.65亿元,净利润-1.14亿元(未经审计)。与2017年相比,营收同比减少5.4%,净利同比下滑4353.7%。 内部管理混乱质量管理虚化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并非同仁堂首次深陷质量危机,此前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同仁堂3年内23次上黑榜。仅2016年,同仁堂就因质量问题被“点名”6次,涉及翻白草、加味左金丸、熟地黄、(熟)骨碎补等品种。而到了2017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共公布了22份不合格中药饮片名单中,同仁堂以14次的“成绩”位居第二,其中由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中药饮片有5次上“黑榜”。 对于上述曝光质量问题相关企业,同仁堂此前表示为其下属公司,与上市公司无关。 2月12日,北京市纪委市监委的通报中则指出:北京同仁堂集团党委没有充分发挥在国有企业的政治核心和领导核心作用,内部管理混乱,对下属企业监督管控不力,对控股企业存在的生产经营和质量管理问题失察失责,相关企业质量管控制度虚化不落实,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损失,对“同仁堂”品牌形象产生恶劣影响。 “品种、品质、诚信”被视为同仁堂核心竞争优势的三大支点。彼时,阐述该观点的同仁堂股份公司总经理刘向光,在此次“蜂蜜门”事件中已被免职。 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发布通报称,已对同仁堂蜂蜜问题14名相关责任人严肃问责,包括书面检查1人,给予开除党籍1人,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1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4人,政务记大过处分1人,诫勉问责1人,其他5人分别给予降职、免职、解除劳动合同、调离岗位等相应处理。 其中,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严肃批评,责令向北京市委作出深刻书面检查;北京同仁堂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北京同仁堂股份董事长高振坤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北京同仁堂集团总工程师田瑞华被给予政务记大过处分。此外,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刘向光,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同仁堂蜂业董事长张建勋被免职;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宋卫清被免去职务,工作另行安排;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投资管理部部长蔡杰被调离岗位。 2018年净利同比下滑4353.7% 如今,同仁堂蜂业相关产品已被下架和召回处理。公告显示,事发后,同仁堂蜂业于2018年12月26日起将销售渠道中标示为“受托方: 盐城金蜂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瓶装蜂蜜进行了下架封存;滨海县市场监管局、大兴区食药局已将涉事库存产品予以没收;按照大兴区食药局认定的已流入市场的涉事产品,同仁堂蜂业依法召回。 根据大兴食药监局的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2018年10月起生产的涉事蜂蜜中,有2284瓶流入市场。然而,在2018年12月的情况说明中,同仁堂曾信誓旦旦表示,“所涉产品于2018年11月份已全部封存,未流向市场。”对于此种前后说辞不一的情况,长江商报记者致电同仁堂,但电线年的公告中,同仁堂曾表示“过期蜂蜜”事件对公司收入利润等财务方面影响甚微。事实上,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同仁堂蜂业总资产1.82亿元,净资产5857.40万元,收入2.65亿元,净利润-1.14亿元(未经审计)。预计将减少同仁堂蜂业2018年度营收约1456.29万元,减少利润总额约1.13亿元,减少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约5778.65万元。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同仁堂蜂业2017年度营业收入为2.8亿元,净利润为268万元。按此计算,同仁堂蜂业2018年营收同比减少5.4%,净利同比下滑4353.7%。 相比同仁堂年营收过百亿、净利过亿来说,同仁堂蜂业业绩几乎是九牛一毛。同仁堂披露信息显示,同仁堂蜂业营收仅占其2017年度经审计营收133.76亿元的2.09%,净利润占其2017年度经审计净利润17.42亿元的0.15%。 不过,在零售分析师王源看来,此次事件暴露出的代工生产问题,同仁堂痛定思痛对所有委托加工企业进行停产整顿,对其他产品业绩或许也会造成一定影响。对于同仁堂来说,其产品类别较多,如何建立科学、系统、有效的质量监管体系,可能还需时日。[详情]

  同仁堂“蜂蜜门”重罚落地 老字号如何“发新芽”? 本报记者唐唯珂广州报道 自2018年12月中旬发酵的北京同仁堂“蜂蜜事件”尘埃落定。 2019年2月12日,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其下属子公司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公司被监管部门行政处罚。同仁堂蜂业因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违反了《食品安全法》有关规定,被处以1408.8万元罚款、没收违法所得和涉事产品,并被吊销食品经营许可证,有关涉事人员被实施市场禁入。同仁堂蜂业对商标为“源蜜”“蕊悦”“药植蜜”的41批次2284瓶(盒)蜂蜜产品实施三级召回,涉及北京、山东、天津、辽宁、河北、四川、山西7地。 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对北京同仁堂蜂蜜问题的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对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等3名企业领导干部给予党纪政务处分,要求北京同仁堂集团纪委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公司、北京同仁堂股份公司、北京同仁堂蜂业公司的11名企业干部给予相应党纪政务处分,按照企业管理制度进行职务调整、解除合同及经济处罚。 涉事蜂蜜系委托生产,而此前同仁堂方面也对委托生产管理质疑做出回应称:“生产能力不足时通常会选择委托生产,委托生产过程中的质量控制的确是重中之重。公司此前还有其他个别食品类产品采用委托加工模式,没有出现问题。” 事出“委托生产” 除上述蜂蜜以外,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此前还有食品酒系列采用委托加工模式,2018年收入2096万元、利润115万元。据了解,目前同仁堂已停止所有委托加工生产,进行全面彻底的排查整顿。 针对老字号委托生产出现质量问题的现象,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不管是老字号还是新兴企业,代加工的模式都不能成为食品安全出问题的理由。举例来说,耐克所有的产品都是代工生产。对委托生产来说,最关键还是质量内控体系。所有的企业在质量内控方面都有完善的文字性规定,但严格执行才是关键。质量内控体系和高管人员把食品安全放在第一位的忧患意识才是最重要的。这也需要考核机制不断促进规范。” 近年来,市面上不少食品的标签上有“受托方,XX公司”的字样。对某些产品,一些企业为了适应市场需求,拓宽自身业务层面,对一些本身不具备生产能力的产品,选择代加工的模式,选择让有QS认证的企业来承接生产。委托加工有利于企业降低成本,快速进行业务拓展,但是其中品牌质量监管则成为难题。 尽管目前食品行业的委托加工模式较为成熟,委托方仍需对受托方加强监管。在委托加工关系中,委托方对于受托方的资质核验和监督管理,可以参照相关法律。同样,受托方应该承担哪些责任,法律也已提出底线要求。 如果产品质量出在委托加工环节,委托方和受托方应该承担连带责任。此前也有法律人士明确指出,委托加工渐成潮流,鉴于国家的相关要求散落在具体文件中,出于行业规范和发展的需要,相关部门应考虑出台专门规定,帮助企业明确权责边界。 老字号求转型 事实上,近年来老字号爆出信任危机的也并非同仁堂一家,如去年2月东阿阿胶陷入“水煮驴皮”风波、10月云南白药也出现“牙膏门”事件。 此外去年8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对白云山天心制药的注射用盐酸头孢甲肟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存在直接接触药品的容器未经批准、未验证用于两个批次的产品生产等问题。 2017年中,山东省食药监局发布“6批次质量抽检不合格药品”的通告,包括白云山集团分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何济公制药厂(“何济公药厂”)生产的曲咪新乳膏(批号:A1089)在内的6家企业生产的6批次药品质量不符合标准规定。 2016年7月,福建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泉州市医药流通企业飞行检查时发现,片仔癀孙公司泉州片仔癀宏仁医药有限公司在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中存在一些缺陷,决定暂时收回其GSP证书,待公司整改通过后方可返还。 老字号在转型升级的同时也面临着更多挑战。2018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全聚德旗下15家子公司出现亏损,有些门店收入都在千万元以上但依然亏损。近年,全聚德做过引入外部资本、烤鸭外卖和兼并收购等尝试,但都不尽如人意,折射出老品牌对消费者吸引力的缺稀。 目前,中华老字号企业经营模式主要有前店后厂、自营连锁、授权加盟、网络销售、代理商等几种方式,企业采用一种或多种经营方式混合。前店后厂曾经是老字号企业传统经典的经营模式,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模式逐渐退出,现在一半以上的老字号企业已经不再采用前店后厂的经营模式。老字号企业也重视“触网”,网络销售越来越成为主流的经营模式,84%的老字号企业都会通过网络进行销售。 中华老字号企业生产模式包括手工作坊式、机械化批量生产和全部委托第三方生产等。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华老字号企业虽说已有部分企业引进先进化的机械化生产方式,但生产线中还是以手、机混合式为主,纯机械化比率仅为18.1%,而纯手工作坊式的比率还高达21.5%,老字号企业生产模式仍有较大改善空间。 2017年2月,商务部等16部门也联合发布《关于促进老字号改革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作为未来一段时期我国老字号企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从提高市场竞争力、保护经营网点、改革企业产权等方面布置多项重点任务,全力推动“老字号”的改革创新发展。 对此朱丹蓬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多元化的发展模式对于老字号来说将会成为常态,但监管落实到具体单位,评估自身管理能力尤为重要,老树发新芽的难度一定很大。老字号之所以称之为老字号,不仅仅是因为品牌老,很大一部分企业也存在整体硬件偏老,管理意识欠缺的问题。以同仁堂蜂蜜事件为例,同仁堂对高管的处罚力度是相当重的,但是今后的质量把控是否能够真的落实才是关键。”[详情]

  屡陷质量危机、内部管理混乱,同仁堂能一直 “吃老本”吗?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贾国强 北京报道 近日,百年老店同仁堂(600085)又因“蜂蜜门”事件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 2月12日,同仁堂公告称,子公司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公司(下称同仁堂蜂业),因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被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人民币1408万元,并就此次事件造成的不良影响真诚致歉。 同仁堂蜂业董事长张建勋、总经理张阔海、副总经理王志永、韩会秀、胡艳红、盐城金蜂厂区负责人王志军因此被予以免职,副总经理宁被进行诫勉谈话。 同日,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发布通报称,已对同仁堂蜂蜜问题14名相关责任人严肃问责,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严肃批评,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北京同仁堂股份董事长高振坤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对北京同仁堂集团总工程师田瑞华给予政务记大过处分等。 其实,同仁堂近年来已多次因质量问题受到舆论关注。有媒体统计,截至目前,2016年以来,同仁堂累计被药监部门点名通报达23次。这家历经350年风雨历程的中华老字号企业为何屡屡发生质量安全事件?它还存在哪些问题? 1个月内, 3次舆情危机事件 同仁堂“蜂蜜门”事件是江苏当地媒体在2018年12月15日最早曝出,盐城金峰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同仁堂蜂业受托加工生产单位)被曝回收大量过期、临近过期蜂蜜,表面宣称“退给蜂农养蜜蜂”,暗地里却将之倒入大桶,送入原料库。 事件一出,同仁堂立即陷入质量安全风波,也使社会公众对其产品产生信任危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时隔一周,12月21日,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关于65批次药品质量抽检不合格的通告,涉及北京同仁堂(600085)(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白矾产品,样品来自高唐金堤古方国医堂中医诊所和枣庄市峄城区中医院,不合格项目分别是“铵盐”和“铵盐、铁盐”。 同日,北京市医疗保障局网站发布了《关于对北京东苑中医医院等14家定点医药机构违规行为处理决定的通报》显示,同仁堂旗下永泰店、马连洼店存在药品管理混乱,部分中药饮片购销存不一致等问题,被解除基本医疗保险服务协议和追回违规费用。 三起事件叠加,致使同仁堂的股价下跌。12月14日(周五)至21日(周五),这家公司股价从最高30.45元/股下跌至26.02元/股,最大跌幅14.55%。 同仁堂还公告了“蜂蜜门”对公司业绩造成的影响情况,“预计将减少同仁堂蜂业2018年度营业收入约1456.29万元,减少利润总额约11266.61万元;预计将减少本公司2018年度营业收入约1456.29万元,减少利润总额约11266.61万元,减少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约5778.65万元。” 为何同仁堂会发生“蜂蜜门”等事件?北京市纪委市监委的通报一针见血:北京同仁堂集团党委没有充分发挥在国有企业的政治核心和领导核心作用,内部管理混乱,对下属企业监督管控不力,对控股企业存在的生产经营和质量管理问题失察失责,相关企业质量管控制度虚化不落实,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损失,对“同仁堂”品牌形象产生恶劣影响。 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仅0.5%,高新技术企业称号名不副实 除了质量安全问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统计发现,自2001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同仁堂在研发投入方面较为薄弱,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一直保持在较低水平。 从研发费用绝对值来说,最低的一年是2007年,刚过400万元,最高的一年是2017年,超过7000万元。从2003年至2007年这5年,研发费用均不足1000万元;从2009年至2017年这9年,研发费用呈现整体增长态势。 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这个指标可以被用来衡量一家企业重视研发的程度。它与国内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标准有一定关系。根据《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2008年版和2016年修订版,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标准之一是企业近三个会计年度(实际经营期不满三年的按实际经营时间计算)的研究开发费用总额占同期销售收入总额的比例必须符合以下要求,即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在2亿元以上的企业,比例不低于3%。 根据同仁堂的公告,自2008年以来,同仁堂一直被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北京市财政局、北京市国家税务局、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四部门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并享受一定税收优惠。 但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统计,同仁堂自2008年以来,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一直维持在0.5%附近,远远低于高新技术企业3%的下限。这意味着从2008年至2017年这十年间,同仁堂的研发费用指标是不符合高新技术企业标准的。 同仁堂研发投入不足的问题曾引起有关部门重视并被同仁堂列为整改任务。北京市国资委官网上《中共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委员会关于巡察整改情况的通报》曾要求,“增加科研投入比例。修订完善《科研管理办法》,明确创新投入比例,并制定创新投入考核指标,在2018年纳入经济目标责任考核。” 一位熟悉医药行业投资的私募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同仁堂研发投入较少,主要因为它是百年老店,有较高的知名度,又是中药企业,不会像生物制药企业和化学制药企业那样对研发投入重视,它是可以‘吃老本’的。” 相较于研发费用占比一直较低,同仁堂的销售费用还是较高的,2001年还不到2亿,到了2017年就高达26亿元;从2001年以来,销售费用占营收比重总体呈现增长态势。[详情]

  【社论】同仁堂就不向消费者道歉了吗? 等了好几天,消费者还是没有等来同仁堂对“过期蜂蜜”的诚意道歉。 去年,有媒体曝光同仁堂子公司委托盐城金蜂生产的“北京同仁堂蜂蜜”存在回收过期蜂蜜、涉嫌更改生产日期的恶劣造假问题。2月11日晚间开始,作为上市公司的同仁堂向资本市场披露了此事处罚结果:涉事蜂蜜中,有2284瓶流入市场,被罚了1409万元,正在召回;同时,子公司同仁堂蜂业被吊销食品经营许可证。之后,北京市纪委市监委认为此事“造成国资严重损失”,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等3名企业领导干部给予党纪政务处分。 被罚1409万,子公司“被废武功”,向资本市场披露了被处罚信息,上级纪委也追责了,该走的程序都走了,甚至资本市场也轻易选择了“原谅”,2月13日、14日两天,同仁堂股价都涨了,但是,似乎少了什么?那就是对消费者的道歉,对玷污了同仁堂声誉的真诚忏悔。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可是历代同仁堂人始终恪守了近三百年的古训,也是中华商业诚信精神的重要载体。但是,这次同仁堂(哪怕只是子公司)还是出现了回收过期蜂蜜的严重失信败德事件。 当然,直接回收蜂蜜的是盐城金蜂公司,但是同仁堂把这些过期蜂蜜退回加工商时,真不知道会怎么处理吗?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同仁堂作为授权商的品控又体现在哪里?毕竟,这么多消费者愿意多花钱买“北京同仁堂蜂蜜”,可不是冲着小加工商去的,买的是中华老字号的品牌和诚信。 以同仁堂乐家为故事原型的电视剧《大宅门》里,因为有偷工减料的问题,白景琦当众烧了价值几万银元的成药,正是这股“硬气”才保住了中华老字号的信誉。而这次同仁堂只是例行公事,在资本市场上做了信息披露,却并没有直接向消费者道歉,这对得起那些一辈子只吃同仁堂药材的大爷大妈吗?这对得起那些把同仁堂的诚信故事写进作文里的孩子们吗? 还值得注意的是,现如今,很多老字号、知名品牌盲目追求市场占有率,不愿意赚制造业的“辛苦钱”,变身品牌授权,想躺着赚钱,甚至有的直接异化成为“卖贴牌”,只要给钱就可以用自己几十年、上百年的品牌,而且还不严控商品的品质。结果“卖贴牌”的经营方式无异于饮鸩止渴,向消费者收“智商税”。这次同仁堂的“过期蜂蜜”也该打醒那些“卖贴牌”的老品牌,要知道好品牌“百年成之不足,一朝毁之有余”,要对得起百年基业,要对得起消费者的信任。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这是作为近三百年老字号的同仁堂最该懂的道理。[详情]

  【社论】同仁堂就不向消费者道歉了吗? 等了好几天,消费者还是没有等来同仁堂对“过期蜂蜜”的诚意道歉。 去年,有媒体曝光同仁堂子公司委托盐城金蜂生产的“北京同仁堂蜂蜜”存在回收过期蜂蜜、涉嫌更改生产日期的恶劣造假问题。2月11日晚间开始,作为上市公司的同仁堂向资本市场披露了此事处罚结果:涉事蜂蜜中,有2284瓶流入市场,被罚了1409万元,正在召回;同时,子公司同仁堂蜂业被吊销食品经营许可证。之后,北京市纪委市监委认为此事“造成国资严重损失”,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等3名企业领导干部给予党纪政务处分。 被罚1409万,子公司“被废武功”,向资本市场披露了被处罚信息,上级纪委也追责了,该走的程序都走了,甚至资本市场也轻易选择了“原谅”,2月13日、14日两天,同仁堂股价都涨了,但是,似乎少了什么?那就是对消费者的道歉,对玷污了同仁堂声誉的真诚忏悔。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可是历代同仁堂人始终恪守了近三百年的古训,也是中华商业诚信精神的重要载体。但是,这次同仁堂(哪怕只是子公司)还是出现了回收过期蜂蜜的严重失信败德事件。 当然,直接回收蜂蜜的是盐城金蜂公司,但是同仁堂把这些过期蜂蜜退回加工商时,真不知道会怎么处理吗?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同仁堂作为授权商的品控又体现在哪里?毕竟,这么多消费者愿意多花钱买“北京同仁堂蜂蜜”,可不是冲着小加工商去的,买的是中华老字号的品牌和诚信。 以同仁堂乐家为故事原型的电视剧《大宅门》里,因为有偷工减料的问题,白景琦当众烧了价值几万银元的成药,正是这股“硬气”才保住了中华老字号的信誉。而这次同仁堂只是例行公事,在资本市场上做了信息披露,却并没有直接向消费者道歉,这对得起那些一辈子只吃同仁堂药材的大爷大妈吗?这对得起那些把同仁堂的诚信故事写进作文里的孩子们吗? 还值得注意的是,现如今,很多老字号、知名品牌盲目追求市场占有率,不愿意赚制造业的“辛苦钱”,变身品牌授权,想躺着赚钱,甚至有的直接异化成为“卖贴牌”,只要给钱就可以用自己几十年、上百年的品牌,而且还不严控商品的品质。结果“卖贴牌”的经营方式无异于饮鸩止渴,向消费者收“智商税”。这次同仁堂的“过期蜂蜜”也该打醒那些“卖贴牌”的老品牌,要知道好品牌“百年成之不足,一朝毁之有余”,要对得起百年基业,要对得起消费者的信任。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这是作为近三百年老字号的同仁堂最该懂的道理。 (本文来自于澎湃新闻)[详情]

  同仁堂过期蜂蜜门曝黑幕:供应商称多次被要求“背锅”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查道坤 实习记者:黄鑫磊 每经编辑:张海妮 还记得2018年底的北京同仁堂(600085,SH)“过期蜂蜜门”事件么?2月11日晚间,同仁堂公告称,子公司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仁堂蜂业)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被江苏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约1409万元。 从上述公告不难看出,在这起案件中,责任主体已由原来的盐城金蜂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盐城金蜂)变为同仁堂蜂业,这起案件的内幕到底是怎样的?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进一步获悉,实际上,从2018年开始,同仁堂蜂业方面多次要求盐城金蜂为其“背锅”。对于上述事项,2月11日,记者致电联系采访上市公司同仁堂并按照要求发送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原涉案供应商处罚被撤销 2018年12月15日晚间,江苏电视台城市频道《零距离》栏目播出了盐城金蜂违规生产食品蜂蜜的相关报道。报道称,盐城金蜂将数万瓶过期蜂蜜撕去标签后倒入大桶,作为原材料入库,而过期蜂蜜本该退给蜂农用以喂养蜜蜂。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此前发现盐城金蜂已有多次类似操作,同时该企业还存在篡改同仁堂蜂蜜生产日期的行为。 该事件被报道后,12月16日下午,同仁堂公告称,同仁堂蜂业在委托生产过程中存在监管不力和失察责任,并已通知盐城金蜂暂停其受托加工生产活动,对所涉物料全部进行封存,并将全力配合上级公司和政府监管部门开展调查。同时,公告否认蜂蜜进入生产用原料库,且所涉产品已全部封存,未流向市场。 随后的12月17日,同仁堂回应媒体称,公司组成的调查组已经进入盐城金蜂,公司正在等待最终调查结果。 紧接着,12月18日至1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盐城金蜂,发现数辆公务车停在公司门口,记者试图进入厂区采访,但被内部人员阻拦。 记者在随后的追踪采访中获得的一份《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编号为:滨市监听告字〔2018〕90152号)显示,2018年12月19日,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盐城金蜂涉嫌生产经营标注虚假生产日期蜂蜜一案的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11月12日,在滨海县世纪大道103号4号厂房仓库内查获的“蕊悦牌北京同仁堂蜂蜜”上产地为“北京市房山区”,生产日期为“20180308”等,保质期为“18个月”的原标签被撕掉,换贴为产地为“江苏省盐城市”,生产日期为“20180624”,保质期为“18个月”的假标签。 对于上述违法事实,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盐城金蜂拟处罚:1、没收已换贴的蜂蜜2002瓶;2、罚款580580元。 然而,就在今年1月16日,盖章单位为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撤销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称,盐城金蜂向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提供了虚假材料和虚假陈述,该案认定的违法行为由本案利害关系人同仁堂蜂业实施,故按照《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八条“(三)违法事实不能成立的,不得给予行政处罚”以及第四十三条“听证结束后,行政机关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作出决定”,对其不予以行政处罚。 2月1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未正面回应,但示意记者可以通过“信用盐城”官方网站查询其行政处罚信息。 记者查询发现,2018年12月19日的《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与今年1月16日的《撤销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未予公示,但2月2日的一项处罚公示显示:盐城金蜂的行为违反了《食品安全法》第四条第二款、第四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构成明知他人违法生产蜂蜜,仍为他人提供生产场所、设备生产蜂蜜的违法行为。 供应商称未参与实际生产加工 对于这起事件的进展,今年2月11日晚间,同仁堂公告称,子公司同仁堂蜂业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被江苏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约1409万元。 与此同时,北京市大兴区食药局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2018年10月起生产的涉事蜂蜜中,有2284瓶流入市场,按照《食品安全法》有关规定,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约11万元,没收蜂蜜3300瓶。 并且,吊销同仁堂蜂业食品经营许可证,五年内不得申请食品生产经营许可,有关涉事人员五年内不得申请食品生产经营许可,或者从事食品生产经营管理工作、担任食品生产经营企业食品安全管理人员。 前后时间尚不足两个月,涉事主体为何突然发生变化,这背后是否另有玄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相关资料显示,盐城金蜂董事长周某某向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行政执法人员表示,盐城金蜂实际没有生产经营活动,且无生产瓶装蜂蜜的加工线,所有生产加工均由同仁堂蜂业负责。 前述相关材料称,2016年9月1日,盐城金蜂与同仁堂蜂业签订了《委托生产食品协议》,但从当日起,盐城金蜂却未能接触蜂蜜的生产加工。周某某表示,同仁堂蜂业并不允许盐城金蜂工作人员进入生产加工区域,在同仁堂蜂业内部,甚至称盐城金蜂为“盐城厂区”。 周某某称,盐城金蜂的盈利模式仅仅是在厂区门口清点出厂成品数量,并按照数量、规格计算委托加工费。可是,前期费用却需要盐城金蜂自己垫付,除了收购蜂农蜂蜜,提供部分场地、厂房、锅炉设备及证照,还要保证同仁堂蜂业的水电供应及锅炉燃料等。 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在盐城金蜂工厂建设阶段,共投入建筑费用1714万元,设备投入441万元。盐城金蜂仅提供5间厂房及炼蜜设备、2台叉车、1台锅炉,部分实验室器材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过期蜂蜜门”事件中,上述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处的仓库实际为同仁堂蜂业所租用。相关租赁协议显示,同仁堂蜂业向江苏博威铸业集团有限公司租赁位于滨海县世纪大道103号的厂房仓库,年租金为35万元。 而周某某向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表示,该厂房仓库被查处后,同仁堂蜂业竟让盐城金蜂顶包,伪造了盐城金蜂与江苏博威铸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厂房仓库租赁协议。 那么,盐城金蜂为什么要向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陈述内幕?记者在相关资料中看到,盐城金蜂与同仁堂蜂业总经理张某某约定,此次处罚的58万元由同仁堂蜂业垫补,但周某某最后并未收到相关款项。 连年亏损仍生产 记者获得的另一份《情况说明》显示,从2016年与同仁堂蜂业合作开始,盐城金蜂的资金就一直较为紧张,甚至在2017年仅蜂蜜一项就亏损了300多万元。该《情况说明》称,2014年下半年,盐城金蜂的厂址被选定在江苏省盐城市通榆镇,当时同仁堂蜂业的总经理张某某曾表示,当地油菜产量大,可以作为同仁堂的蜂蜜基地。 彼时,盐城金蜂除周某某外还有两位股东。启信宝数据显示,盐城金蜂成立于2014年10月22日,最初股东为周某某与戴某洪与戴某伟,2015年1月,股东戴某洪退出,李某程入股。 《情况说明》亦称,2015年收购蜂蜜较少,投入较多,基本无回笼资金。到了2016年5月、6月,张某某提出同仁堂蜂业与盐城金蜂合作,代加工瓶装蜂蜜,但合作前提是“踢出”其他股东,这导致盐城金蜂的资金进一步紧张,二位股东的投资本金及利息直到2018年9月才付清。 然而,合作以后,周某某才发现,同仁堂蜂业存在多处违反合同的情况,销售给药厂及出口的蜂蜜量逐渐下降,且将不合格的蜂蜜供应给药厂。另外,蜂蜜出库数据均由同仁堂蜂业提供,周某某提出安排专人在车间核对生产数据,但被张某某拒绝,导致加工数量失去控制,无法统计。 2018年,双方合作继续,但同仁堂蜂业却拒绝支付退货蜂蜜的加工费用。记者获取的一份相关资料显示,2018年4月21日至11月20日,同仁堂蜂业共退回蜂蜜约31万瓶,规格包括每瓶350克装、500克装、750克装、900克装、1000克装及部分袋装蜂蜜。记者粗略计算,共退货约64吨蜂蜜,加工费合计约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8年9月30日开始,盐城金蜂就已经开始将退回的瓶装蜂蜜撕标签换贴。相关资料称,截至江苏电视台曝光,共换贴标签约13万瓶,且所有该换标瓶装蜂蜜均已返还给同仁堂蜂业。 对于上述《情况说明》的线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盐城金蜂董事长周某某获得证实。不过,对于上述说法,记者未从同仁堂方面得到印证。 2月11日晚间,认证为“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公司”的微信公众号发布《再次致歉声明》,对消费者表示歉意,并公布了共涉及41个批次的蜂蜜产品的召回列表。同仁堂蜂业表示,将承担召回全部费用,并对消费者予以赔偿。 数次“甩锅”给供应商? 在“过期蜂蜜门”事件中,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盐城金蜂已经不是第一次违法。记者获取的一份相关资料显示,同仁堂蜂业总经理张某某已经三次要求周某某承担同仁堂蜂业的违法责任,并声称周某某为其“兄弟”,还称“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情况说明》显示,2018年初,同仁堂蜂业在北京市房山区良乡的厂房已经停产,但市面上出现了产地为北京市房山区、生产日期在停产之后的蜂蜜,被北京市食药监局查处。 同仁堂蜂业总经理张某某要求盐城金蜂承担此事,并允诺25039元的罚款由同仁堂蜂业支付,张某某的意思为,同仁堂作为上市公司,不能作为处罚主体单位。 相关资料还显示,2018年9月,同仁堂蜂业以盐城金蜂名义与他人签订“撕过期标签”的合同,后被滨海县食药监局查处。该处罚信息,记者在“信用盐城”官网上查询得到验证。随后,同仁堂蜂业又要求在盐城金蜂厂区内部设置区域“撕过期标签”。 相关资料显示,为了能保持与同仁堂蜂业的合作,2018年9月30日,盐城金蜂正式开始为同仁堂蜂业的退货蜂蜜“撕过期标签”,直到2018年12月14日,江苏电视台曝光前夕,同仁堂蜂业才与盐城金蜂补签了《委托加工协议》。 相关资料还显示,2018年11月13日,同仁堂蜂业在盐城的生产管理负责人王某某指使盐城金蜂方面工作人员伪造了盐城金蜂与江苏博威铸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厂房仓库租赁协议;随后的12月12日晚间,王某某指使盐城金蜂方面包括会计等在内的工作人员“补写”了处理蜂蜜的假台账;此后,王某某又指使盐城金蜂“补写”与蜂农处理过期蜂蜜的虚假合同,但这被周某某拒绝。 对于上述事项,今年2月11日早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上市公司同仁堂并按照要求发送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未能收到正式回应。与此同时,记者通过同仁堂蜂业等渠道,试图联系采访张某某,但均未获得回应。 2月11日晚间,同仁堂发布多份公告,同仁堂责成同仁堂蜂业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理,同仁堂蜂业董事长张建勋、总经理张阔海、副总经理王志永、韩会秀、胡艳红、盐城金蜂厂区负责人王志军被免职,副总经理宁被诫勉谈话。 同日公告还称,鉴于同仁堂蜂业违法行为带来的不良影响及后续可能带给上市公司同仁堂的不确定性风险,控股股东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提议,由其受让同仁堂所持同仁堂蜂业股权,以保护上市公司免受进一步损害。 2月12日下午,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信息,近日,北京市纪委监委问责处理同仁堂蜂蜜问题14名相关责任人。[详情]

  同仁堂“过期蜂蜜”问责处理14人、净利预减5778万,但股价却连续三个交易日上涨 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发文称,北京同仁堂蜂蜜问题,触及了食品安全这根红线,损害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国有资产权益,应当予以严肃处理。 记者 李章洪 “过期蜂蜜”事件终于落地。2月12日开盘后,同仁堂(600085.SH)股价伴随众多医药股走高,涨幅一度超过3%。 前一日晚间,同仁堂公告称,因受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下称滨海县市场监管局)及北京市大兴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称大兴食药监局)处罚,并充分考虑未来业务调整及相关资产处置,公司2018年度归母净利润预计将减少约5778.65万元。 2018年12月,江苏电视台城市频道《零距离》栏目播出了关于盐城金蜂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盐城金蜂)涉嫌违规生产食品蜂蜜的相关报道。报道称盐城金蜂存在违规处理退货蜂蜜、更改产品标签日期等行为。 盐城金蜂为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公司(下称同仁堂蜂业)食品蜂蜜的受托加工生产单位。同仁堂蜂业是同仁堂持股51.29%的子公司,主要业务为加工蜂产品、药用辅料、生产食品等。 事件曝光后,滨海县市场监管局和大兴食药监局对涉事公司进行了调查。2019年2月11日,同仁堂公布了两地监管部门的行政处罚结果。 滨海县市场监管局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部分经营管理人员在盐城金蜂进行生产时,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违反了《食品安全法》有关规定,对此处以罚款人民币1408.83万元。 在2018年12月的情况说明中,同仁堂曾明确称,“所涉产品于2018年11月份已全部封存,未流向市场。”但据大兴食药监局的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2018年10月起生产的涉事蜂蜜中,有2284瓶流入市场,按照《食品安全法》有关规定,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11.17万元,没收蜂蜜3300瓶。 2月12日,同仁堂工作人员回应界面新闻记者称,“蜂蜜事件”事发突然,“未流向市场”的结论是同仁堂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时,通过询问相关工作人员,根据当时所能了解到的情况做出的披露,而近日的处罚结果则经过了更深层次的调查。 公告显示,同仁堂蜂业的食品经营许可证已被吊销,且自处罚决定作出之日起五年内不得申请食品生产经营许可,有关涉事人员自处罚决定作出之日起五年内不得申请食品生产经营许可,或者从事食品生产经营管理工作、担任食品生产经营企业食品安全管理人员。 据同仁堂提供的数据,截至2018年3季度,同仁堂蜂业营业收入为1.97亿元,净利润为-87.3万元。2018年前三季度,同仁堂营业收入为104.77亿元,净利润为14.49亿元。 公告称,根据上述处理,并充分考虑未来业务调整及相关资产处置,预计将减少同仁堂蜂业2018年度营业收入约1456.29万元,减少利润总额约1.13亿元;预计将减少同仁堂2018年度营业收入约1456.29万元,减少利润总额约1.13亿元,减少归母净利润约5778.65万元。 同仁堂称,鉴于同仁堂蜂业违法行为带来的不良影响以及后续可能带给本公司的不确定性风险,控股股东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同仁堂集团)提议,由其受让同仁堂所持的同仁堂蜂业股权。 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同仁堂蜂业总资产1.82亿元,净资产5857.40万元,收入2.65亿元,亏损1.14亿元。 同仁堂多名高管也因本次“蜂蜜事件”遭到处理。公告显示,同仁堂总经理刘向光、副总经理张建勋被免职;副总经理宋卫清被免去职务,工作另行安排;同仁堂投资管理部部长蔡杰被调离岗位。在选聘之前,同仁堂总经理一职将由同仁堂党委书记、总审计师侯德英代行。 2月12日下午,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发文称,北京同仁堂蜂蜜问题,触及了食品安全这根红线,损害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国有资产权益,应当予以严肃处理。 据北京市纪委市监委消息,此次共问责处理14名个人,包括书面检查1人,给予开除党籍1人,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1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4人,政务记大过处分1人,诫勉问责1人,其他5人分别给予降职、免职、解除劳动合同、调离岗位等相应处理。 其中,同仁堂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被严肃批评,被责令向北京市委作出深刻书面检查;同仁堂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同仁堂董事长高振坤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同仁堂集团总工程师田瑞华被给予政务记大过处分。据悉,上述党纪政务处分目前已全部执行完毕。 截至2月12日收盘,同仁堂报每股28.15元,已连续三个交易日上涨。[详情]

  北京市纪委市监委严肃问责北京同仁堂蜂蜜问题相关责任人 来源:北京市纪委市监委 近日,北京市纪委市监委针对媒体曝光的北京同仁堂蜂蜜问题启动问责调查,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严肃问责。经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请市委常委会研究批准,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等3名企业领导干部给予党纪政务处分,要求北京同仁堂集团纪委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公司、北京同仁堂股份公司、北京同仁堂蜂蜜公司的11名企业干部给予相应党纪政务处分,按照企业管理制度进行职务调整、解除合同及经济处罚。 调查组充分尊重江苏、北京两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就北京同仁堂蜂蜜问题依法认定的违法事实和作出的行政处罚意见,并在此基础上全面调取了相关证据,查清了问题产生的原因,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围绕证据认定了相关责任人的违纪违规事实。调查发现,北京同仁堂集团党委没有充分发挥在国有企业的政治核心和领导核心作用,内部管理混乱,对下属企业监督管控不力,对控股企业存在的生产经营和质量管理问题失察失责,相关企业质量管控制度虚化不落实,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损失,对“同仁堂”品牌形象产生恶劣影响。 北京同仁堂蜂蜜问题,触及了食品安全这根红线,损害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国有资产权益,应当予以严肃处理。此次共问责处理14名个人,包括书面检查1人,给予开除党籍1人,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1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4人,政务记大过处分1人,诫勉问责1人,其他5人分别给予降职、免职、解除劳动合同、调离岗位等相应处理。其中,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严肃批评,责令其向市委作出深刻书面检查;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北京同仁堂股份董事长高振坤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对北京同仁堂集团总工程师田瑞华给予政务记大过处分。上述党纪政务处分已于2019年2月3日前全部执行完毕。[详情]

  同仁堂因“问题蜂蜜”被罚1400余万 净利亏1.14亿同比下滑约4354%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吴婷 去年深陷“蜂蜜门”的同仁堂(600085.SH),2019年伊始有了处理结果:罚没1408万元、吊销子公司经营许可证、高层调整。 2月12日,同仁堂公告称,子公司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公司(下称同仁堂蜂业),因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被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人民币1408.8万元,并就此次事件造成的不良影响真诚致歉。 北京市大兴区食药局经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2018年10月起生产的涉事蜂蜜中,有2284瓶流入市场,没收违法所得约11.2万元,没收蜂蜜3300瓶。同时吊销同仁堂蜂业食品经营许可证,自处罚决定作出之日起五年内不得申请食品生产经营许可,有关涉事人员自处罚决定作出之日起五年内不得申请食品生产经营许可。 受此事影响,同仁堂蜂业2018年总资产1.82亿元,净资产5857.40万元,收入2.65亿元,净利润-1.14亿元(未经审计)。与2017年相比,营收同比减少5.4%,净利同比下滑4353.7%。 内部管理混乱质量管理虚化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并非同仁堂首次深陷质量危机,此前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同仁堂3年内23次上黑榜。仅2016年,同仁堂就因质量问题被“点名”6次,涉及翻白草、加味左金丸、熟地黄、(熟)骨碎补等品种。而到了2017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共公布了22份不合格中药饮片名单中,同仁堂以14次的“成绩”位居第二,其中由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中药饮片有5次上“黑榜”。 对于上述曝光质量问题相关企业,同仁堂此前表示为其下属公司,与上市公司无关。 2月12日,北京市纪委市监委的通报中则指出:北京同仁堂集团党委没有充分发挥在国有企业的政治核心和领导核心作用,内部管理混乱,对下属企业监督管控不力,对控股企业存在的生产经营和质量管理问题失察失责,相关企业质量管控制度虚化不落实,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损失,对“同仁堂”品牌形象产生恶劣影响。 “品种、品质、诚信”被视为同仁堂核心竞争优势的三大支点。彼时,阐述该观点的同仁堂股份公司总经理刘向光,在此次“蜂蜜门”事件中已被免职。 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发布通报称,已对同仁堂蜂蜜问题14名相关责任人严肃问责,包括书面检查1人,给予开除党籍1人,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1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4人,政务记大过处分1人,诫勉问责1人,其他5人分别给予降职、免职、解除劳动合同、调离岗位等相应处理。 其中,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严肃批评,责令向北京市委作出深刻书面检查;北京同仁堂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北京同仁堂股份董事长高振坤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北京同仁堂集团总工程师田瑞华被给予政务记大过处分。此外,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刘向光,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同仁堂蜂业董事长张建勋被免职;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宋卫清被免去职务,工作另行安排;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投资管理部部长蔡杰被调离岗位。 2018年净利同比下滑4353.7% 如今,同仁堂蜂业相关产品已被下架和召回处理。公告显示,事发后,同仁堂蜂业于2018年12月26日起将销售渠道中标示为“受托方: 盐城金蜂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瓶装蜂蜜进行了下架封存;滨海县市场监管局、大兴区食药局已将涉事库存产品予以没收;按照大兴区食药局认定的已流入市场的涉事产品,同仁堂蜂业依法召回。 根据大兴食药监局的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2018年10月起生产的涉事蜂蜜中,有2284瓶流入市场。然而,在2018年12月的情况说明中,同仁堂曾信誓旦旦表示,“所涉产品于2018年11月份已全部封存,未流向市场。”对于此种前后说辞不一的情况,长江商报记者致电同仁堂,但电线年的公告中,同仁堂曾表示“过期蜂蜜”事件对公司收入利润等财务方面影响甚微。事实上,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同仁堂蜂业总资产1.82亿元,净资产5857.40万元,收入2.65亿元,净利润-1.14亿元(未经审计)。预计将减少同仁堂蜂业2018年度营收约1456.29万元,减少利润总额约1.13亿元,减少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约5778.65万元。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同仁堂蜂业2017年度营业收入为2.8亿元,净利润为268万元。按此计算,同仁堂蜂业2018年营收同比减少5.4%,净利同比下滑4353.7%。 相比同仁堂年营收过百亿、净利过亿来说,同仁堂蜂业业绩几乎是九牛一毛。同仁堂披露信息显示,同仁堂蜂业营收仅占其2017年度经审计营收133.76亿元的2.09%,净利润占其2017年度经审计净利润17.42亿元的0.15%。 不过,在零售分析师王源看来,此次事件暴露出的代工生产问题,同仁堂痛定思痛对所有委托加工企业进行停产整顿,对其他产品业绩或许也会造成一定影响。对于同仁堂来说,其产品类别较多,如何建立科学、系统、有效的质量监管体系,可能还需时日。[详情]

  同仁堂“蜂蜜门”重罚落地 老字号如何“发新芽”? 本报记者唐唯珂广州报道 自2018年12月中旬发酵的北京同仁堂“蜂蜜事件”尘埃落定。 2019年2月12日,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其下属子公司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公司被监管部门行政处罚。同仁堂蜂业因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违反了《食品安全法》有关规定,被处以1408.8万元罚款、没收违法所得和涉事产品,并被吊销食品经营许可证,有关涉事人员被实施市场禁入。同仁堂蜂业对商标为“源蜜”“蕊悦”“药植蜜”的41批次2284瓶(盒)蜂蜜产品实施三级召回,涉及北京、山东、天津、辽宁、河北、四川、山西7地。 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对北京同仁堂蜂蜜问题的相关责任人进行问责,对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等3名企业领导干部给予党纪政务处分,要求北京同仁堂集团纪委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公司、北京同仁堂股份公司、北京同仁堂蜂业公司的11名企业干部给予相应党纪政务处分,按照企业管理制度进行职务调整、解除合同及经济处罚。 涉事蜂蜜系委托生产,而此前同仁堂方面也对委托生产管理质疑做出回应称:“生产能力不足时通常会选择委托生产,委托生产过程中的质量控制的确是重中之重。公司此前还有其他个别食品类产品采用委托加工模式,没有出现问题。” 事出“委托生产” 除上述蜂蜜以外,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此前还有食品酒系列采用委托加工模式,2018年收入2096万元、利润115万元。据了解,目前同仁堂已停止所有委托加工生产,进行全面彻底的排查整顿。 针对老字号委托生产出现质量问题的现象,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不管是老字号还是新兴企业,代加工的模式都不能成为食品安全出问题的理由。举例来说,耐克所有的产品都是代工生产。对委托生产来说,最关键还是质量内控体系。所有的企业在质量内控方面都有完善的文字性规定,但严格执行才是关键。质量内控体系和高管人员把食品安全放在第一位的忧患意识才是最重要的。这也需要考核机制不断促进规范。” 近年来,市面上不少食品的标签上有“受托方,XX公司”的字样。对某些产品,一些企业为了适应市场需求,拓宽自身业务层面,对一些本身不具备生产能力的产品,选择代加工的模式,选择让有QS认证的企业来承接生产。委托加工有利于企业降低成本,快速进行业务拓展,但是其中品牌质量监管则成为难题。 尽管目前食品行业的委托加工模式较为成熟,委托方仍需对受托方加强监管。在委托加工关系中,委托方对于受托方的资质核验和监督管理,可以参照相关法律。同样,受托方应该承担哪些责任,法律也已提出底线要求。 如果产品质量出在委托加工环节,委托方和受托方应该承担连带责任。此前也有法律人士明确指出,委托加工渐成潮流,鉴于国家的相关要求散落在具体文件中,出于行业规范和发展的需要,相关部门应考虑出台专门规定,帮助企业明确权责边界。 老字号求转型 事实上,近年来老字号爆出信任危机的也并非同仁堂一家,如去年2月东阿阿胶陷入“水煮驴皮”风波、10月云南白药也出现“牙膏门”事件。 此外去年8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对白云山天心制药的注射用盐酸头孢甲肟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存在直接接触药品的容器未经批准、未验证用于两个批次的产品生产等问题。 2017年中,山东省食药监局发布“6批次质量抽检不合格药品”的通告,包括白云山集团分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何济公制药厂(“何济公药厂”)生产的曲咪新乳膏(批号:A1089)在内的6家企业生产的6批次药品质量不符合标准规定。 2016年7月,福建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泉州市医药流通企业飞行检查时发现,片仔癀孙公司泉州片仔癀宏仁医药有限公司在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中存在一些缺陷,决定暂时收回其GSP证书,待公司整改通过后方可返还。 老字号在转型升级的同时也面临着更多挑战。2018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全聚德旗下15家子公司出现亏损,有些门店收入都在千万元以上但依然亏损。近年,全聚德做过引入外部资本、烤鸭外卖和兼并收购等尝试,但都不尽如人意,折射出老品牌对消费者吸引力的缺稀。 目前,中华老字号企业经营模式主要有前店后厂、自营连锁、授权加盟、网络销售、代理商等几种方式,企业采用一种或多种经营方式混合。前店后厂曾经是老字号企业传统经典的经营模式,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模式逐渐退出,现在一半以上的老字号企业已经不再采用前店后厂的经营模式。老字号企业也重视“触网”,网络销售越来越成为主流的经营模式,84%的老字号企业都会通过网络进行销售。 中华老字号企业生产模式包括手工作坊式、机械化批量生产和全部委托第三方生产等。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华老字号企业虽说已有部分企业引进先进化的机械化生产方式,但生产线中还是以手、机混合式为主,纯机械化比率仅为18.1%,而纯手工作坊式的比率还高达21.5%,老字号企业生产模式仍有较大改善空间。 2017年2月,商务部等16部门也联合发布《关于促进老字号改革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作为未来一段时期我国老字号企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从提高市场竞争力、保护经营网点、改革企业产权等方面布置多项重点任务,全力推动“老字号”的改革创新发展。 对此朱丹蓬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多元化的发展模式对于老字号来说将会成为常态,但监管落实到具体单位,评估自身管理能力尤为重要,老树发新芽的难度一定很大。老字号之所以称之为老字号,不仅仅是因为品牌老,很大一部分企业也存在整体硬件偏老,管理意识欠缺的问题。以同仁堂蜂蜜事件为例,同仁堂对高管的处罚力度是相当重的,但是今后的质量把控是否能够真的落实才是关键。”[详情]

  屡陷质量危机、内部管理混乱,同仁堂能一直 “吃老本”吗?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贾国强 北京报道 近日,百年老店同仁堂(600085)又因“蜂蜜门”事件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 2月12日,同仁堂公告称,子公司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公司(下称同仁堂蜂业),因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被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人民币1408万元,并就此次事件造成的不良影响真诚致歉。 同仁堂蜂业董事长张建勋、总经理张阔海、副总经理王志永、韩会秀、胡艳红、盐城金蜂厂区负责人王志军因此被予以免职,副总经理宁被进行诫勉谈话。 同日,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发布通报称,已对同仁堂蜂蜜问题14名相关责任人严肃问责,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严肃批评,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北京同仁堂股份董事长高振坤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对北京同仁堂集团总工程师田瑞华给予政务记大过处分等。 其实,同仁堂近年来已多次因质量问题受到舆论关注。有媒体统计,截至目前,2016年以来,同仁堂累计被药监部门点名通报达23次。这家历经350年风雨历程的中华老字号企业为何屡屡发生质量安全事件?它还存在哪些问题? 1个月内, 3次舆情危机事件 同仁堂“蜂蜜门”事件是江苏当地媒体在2018年12月15日最早曝出,盐城金峰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同仁堂蜂业受托加工生产单位)被曝回收大量过期、临近过期蜂蜜,表面宣称“退给蜂农养蜜蜂”,暗地里却将之倒入大桶,送入原料库。 事件一出,同仁堂立即陷入质量安全风波,也使社会公众对其产品产生信任危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时隔一周,12月21日,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关于65批次药品质量抽检不合格的通告,涉及北京同仁堂(600085)(亳州)饮片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白矾产品,样品来自高唐金堤古方国医堂中医诊所和枣庄市峄城区中医院,不合格项目分别是“铵盐”和“铵盐、铁盐”。 同日,北京市医疗保障局网站发布了《关于对北京东苑中医医院等14家定点医药机构违规行为处理决定的通报》显示,同仁堂旗下永泰店、马连洼店存在药品管理混乱,部分中药饮片购销存不一致等问题,被解除基本医疗保险服务协议和追回违规费用。 三起事件叠加,致使同仁堂的股价下跌。12月14日(周五)至21日(周五),这家公司股价从最高30.45元/股下跌至26.02元/股,最大跌幅14.55%。 同仁堂还公告了“蜂蜜门”对公司业绩造成的影响情况,“预计将减少同仁堂蜂业2018年度营业收入约1456.29万元,减少利润总额约11266.61万元;预计将减少本公司2018年度营业收入约1456.29万元,减少利润总额约11266.61万元,减少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约5778.65万元。” 为何同仁堂会发生“蜂蜜门”等事件?北京市纪委市监委的通报一针见血:北京同仁堂集团党委没有充分发挥在国有企业的政治核心和领导核心作用,内部管理混乱,对下属企业监督管控不力,对控股企业存在的生产经营和质量管理问题失察失责,相关企业质量管控制度虚化不落实,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损失,对“同仁堂”品牌形象产生恶劣影响。 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仅0.5%,高新技术企业称号名不副实 除了质量安全问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统计发现,自2001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同仁堂在研发投入方面较为薄弱,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一直保持在较低水平。 从研发费用绝对值来说,最低的一年是2007年,刚过400万元,最高的一年是2017年,超过7000万元。从2003年至2007年这5年,研发费用均不足1000万元;从2009年至2017年这9年,研发费用呈现整体增长态势。 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这个指标可以被用来衡量一家企业重视研发的程度。它与国内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标准有一定关系。根据《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2008年版和2016年修订版,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标准之一是企业近三个会计年度(实际经营期不满三年的按实际经营时间计算)的研究开发费用总额占同期销售收入总额的比例必须符合以下要求,即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在2亿元以上的企业,比例不低于3%。 根据同仁堂的公告,自2008年以来,同仁堂一直被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北京市财政局、北京市国家税务局、北京市地方税务局四部门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并享受一定税收优惠。 但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统计,同仁堂自2008年以来,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一直维持在0.5%附近,远远低于高新技术企业3%的下限。这意味着从2008年至2017年这十年间,同仁堂的研发费用指标是不符合高新技术企业标准的。 同仁堂研发投入不足的问题曾引起有关部门重视并被同仁堂列为整改任务。北京市国资委官网上《中共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委员会关于巡察整改情况的通报》曾要求,“增加科研投入比例。修订完善《科研管理办法》,明确创新投入比例,并制定创新投入考核指标,在2018年纳入经济目标责任考核。” 一位熟悉医药行业投资的私募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同仁堂研发投入较少,主要因为它是百年老店,有较高的知名度,又是中药企业,不会像生物制药企业和化学制药企业那样对研发投入重视,它是可以‘吃老本’的。” 相较于研发费用占比一直较低,同仁堂的销售费用还是较高的,2001年还不到2亿,到了2017年就高达26亿元;从2001年以来,销售费用占营收比重总体呈现增长态势。[详情]

  【社论】同仁堂就不向消费者道歉了吗? 等了好几天,消费者还是没有等来同仁堂对“过期蜂蜜”的诚意道歉。 去年,有媒体曝光同仁堂子公司委托盐城金蜂生产的“北京同仁堂蜂蜜”存在回收过期蜂蜜、涉嫌更改生产日期的恶劣造假问题。2月11日晚间开始,作为上市公司的同仁堂向资本市场披露了此事处罚结果:涉事蜂蜜中,有2284瓶流入市场,被罚了1409万元,正在召回;同时,子公司同仁堂蜂业被吊销食品经营许可证。之后,北京市纪委市监委认为此事“造成国资严重损失”,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等3名企业领导干部给予党纪政务处分。 被罚1409万,子公司“被废武功”,向资本市场披露了被处罚信息,上级纪委也追责了,该走的程序都走了,甚至资本市场也轻易选择了“原谅”,2月13日、14日两天,同仁堂股价都涨了,但是,似乎少了什么?那就是对消费者的道歉,对玷污了同仁堂声誉的真诚忏悔。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可是历代同仁堂人始终恪守了近三百年的古训,也是中华商业诚信精神的重要载体。但是,这次同仁堂(哪怕只是子公司)还是出现了回收过期蜂蜜的严重失信败德事件。 当然,直接回收蜂蜜的是盐城金蜂公司,但是同仁堂把这些过期蜂蜜退回加工商时,真不知道会怎么处理吗?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同仁堂作为授权商的品控又体现在哪里?毕竟,这么多消费者愿意多花钱买“北京同仁堂蜂蜜”,可不是冲着小加工商去的,买的是中华老字号的品牌和诚信。 以同仁堂乐家为故事原型的电视剧《大宅门》里,因为有偷工减料的问题,白景琦当众烧了价值几万银元的成药,正是这股“硬气”才保住了中华老字号的信誉。而这次同仁堂只是例行公事,在资本市场上做了信息披露,却并没有直接向消费者道歉,这对得起那些一辈子只吃同仁堂药材的大爷大妈吗?这对得起那些把同仁堂的诚信故事写进作文里的孩子们吗? 还值得注意的是,现如今,很多老字号、知名品牌盲目追求市场占有率,不愿意赚制造业的“辛苦钱”,变身品牌授权,想躺着赚钱,甚至有的直接异化成为“卖贴牌”,只要给钱就可以用自己几十年、上百年的品牌,而且还不严控商品的品质。结果“卖贴牌”的经营方式无异于饮鸩止渴,向消费者收“智商税”。这次同仁堂的“过期蜂蜜”也该打醒那些“卖贴牌”的老品牌,要知道好品牌“百年成之不足,一朝毁之有余”,要对得起百年基业,要对得起消费者的信任。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这是作为近三百年老字号的同仁堂最该懂的道理。[详情]

  【社论】同仁堂就不向消费者道歉了吗? 等了好几天,消费者还是没有等来同仁堂对“过期蜂蜜”的诚意道歉。 去年,有媒体曝光同仁堂子公司委托盐城金蜂生产的“北京同仁堂蜂蜜”存在回收过期蜂蜜、涉嫌更改生产日期的恶劣造假问题。2月11日晚间开始,作为上市公司的同仁堂向资本市场披露了此事处罚结果:涉事蜂蜜中,有2284瓶流入市场,被罚了1409万元,正在召回;同时,子公司同仁堂蜂业被吊销食品经营许可证。之后,北京市纪委市监委认为此事“造成国资严重损失”,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等3名企业领导干部给予党纪政务处分。 被罚1409万,子公司“被废武功”,向资本市场披露了被处罚信息,上级纪委也追责了,该走的程序都走了,甚至资本市场也轻易选择了“原谅”,2月13日、14日两天,同仁堂股价都涨了,但是,似乎少了什么?那就是对消费者的道歉,对玷污了同仁堂声誉的真诚忏悔。 “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这可是历代同仁堂人始终恪守了近三百年的古训,也是中华商业诚信精神的重要载体。但是,这次同仁堂(哪怕只是子公司)还是出现了回收过期蜂蜜的严重失信败德事件。 当然,直接回收蜂蜜的是盐城金蜂公司,但是同仁堂把这些过期蜂蜜退回加工商时,真不知道会怎么处理吗?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同仁堂作为授权商的品控又体现在哪里?毕竟,这么多消费者愿意多花钱买“北京同仁堂蜂蜜”,可不是冲着小加工商去的,买的是中华老字号的品牌和诚信。 以同仁堂乐家为故事原型的电视剧《大宅门》里,因为有偷工减料的问题,白景琦当众烧了价值几万银元的成药,正是这股“硬气”才保住了中华老字号的信誉。而这次同仁堂只是例行公事,在资本市场上做了信息披露,却并没有直接向消费者道歉,这对得起那些一辈子只吃同仁堂药材的大爷大妈吗?这对得起那些把同仁堂的诚信故事写进作文里的孩子们吗? 还值得注意的是,现如今,很多老字号、知名品牌盲目追求市场占有率,不愿意赚制造业的“辛苦钱”,变身品牌授权,想躺着赚钱,甚至有的直接异化成为“卖贴牌”,只要给钱就可以用自己几十年、上百年的品牌,而且还不严控商品的品质。结果“卖贴牌”的经营方式无异于饮鸩止渴,向消费者收“智商税”。这次同仁堂的“过期蜂蜜”也该打醒那些“卖贴牌”的老品牌,要知道好品牌“百年成之不足,一朝毁之有余”,要对得起百年基业,要对得起消费者的信任。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这是作为近三百年老字号的同仁堂最该懂的道理。 (本文来自于澎湃新闻)[详情]

  同仁堂过期蜂蜜门曝黑幕:供应商称多次被要求“背锅”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查道坤 实习记者:黄鑫磊 每经编辑:张海妮 还记得2018年底的北京同仁堂(600085,SH)“过期蜂蜜门”事件么?2月11日晚间,同仁堂公告称,子公司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仁堂蜂业)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被江苏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约1409万元。 从上述公告不难看出,在这起案件中,责任主体已由原来的盐城金蜂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盐城金蜂)变为同仁堂蜂业,这起案件的内幕到底是怎样的?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进一步获悉,实际上,从2018年开始,同仁堂蜂业方面多次要求盐城金蜂为其“背锅”。对于上述事项,2月11日,记者致电联系采访上市公司同仁堂并按照要求发送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原涉案供应商处罚被撤销 2018年12月15日晚间,江苏电视台城市频道《零距离》栏目播出了盐城金蜂违规生产食品蜂蜜的相关报道。报道称,盐城金蜂将数万瓶过期蜂蜜撕去标签后倒入大桶,作为原材料入库,而过期蜂蜜本该退给蜂农用以喂养蜜蜂。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此前发现盐城金蜂已有多次类似操作,同时该企业还存在篡改同仁堂蜂蜜生产日期的行为。 该事件被报道后,12月16日下午,同仁堂公告称,同仁堂蜂业在委托生产过程中存在监管不力和失察责任,并已通知盐城金蜂暂停其受托加工生产活动,对所涉物料全部进行封存,并将全力配合上级公司和政府监管部门开展调查。同时,公告否认蜂蜜进入生产用原料库,且所涉产品已全部封存,未流向市场。 随后的12月17日,同仁堂回应媒体称,公司组成的调查组已经进入盐城金蜂,公司正在等待最终调查结果。 紧接着,12月18日至1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盐城金蜂,发现数辆公务车停在公司门口,记者试图进入厂区采访,但被内部人员阻拦。 记者在随后的追踪采访中获得的一份《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编号为:滨市监听告字〔2018〕90152号)显示,2018年12月19日,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盐城金蜂涉嫌生产经营标注虚假生产日期蜂蜜一案的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11月12日,在滨海县世纪大道103号4号厂房仓库内查获的“蕊悦牌北京同仁堂蜂蜜”上产地为“北京市房山区”,生产日期为“20180308”等,保质期为“18个月”的原标签被撕掉,换贴为产地为“江苏省盐城市”,生产日期为“20180624”,保质期为“18个月”的假标签。 对于上述违法事实,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盐城金蜂拟处罚:1、没收已换贴的蜂蜜2002瓶;2、罚款580580元。 然而,就在今年1月16日,盖章单位为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撤销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称,盐城金蜂向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提供了虚假材料和虚假陈述,该案认定的违法行为由本案利害关系人同仁堂蜂业实施,故按照《行政处罚法》第三十八条“(三)违法事实不能成立的,不得给予行政处罚”以及第四十三条“听证结束后,行政机关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作出决定”,对其不予以行政处罚。 2月1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未正面回应,但示意记者可以通过“信用盐城”官方网站查询其行政处罚信息。 记者查询发现,2018年12月19日的《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与今年1月16日的《撤销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未予公示,但2月2日的一项处罚公示显示:盐城金蜂的行为违反了《食品安全法》第四条第二款、第四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构成明知他人违法生产蜂蜜,仍为他人提供生产场所、设备生产蜂蜜的违法行为。 供应商称未参与实际生产加工 对于这起事件的进展,今年2月11日晚间,同仁堂公告称,子公司同仁堂蜂业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被江苏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约1409万元。 与此同时,北京市大兴区食药局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2018年10月起生产的涉事蜂蜜中,有2284瓶流入市场,按照《食品安全法》有关规定,没收违法所得人民币约11万元,没收蜂蜜3300瓶。 并且,吊销同仁堂蜂业食品经营许可证,五年内不得申请食品生产经营许可,有关涉事人员五年内不得申请食品生产经营许可,或者从事食品生产经营管理工作、担任食品生产经营企业食品安全管理人员。 前后时间尚不足两个月,涉事主体为何突然发生变化,这背后是否另有玄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相关资料显示,盐城金蜂董事长周某某向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行政执法人员表示,盐城金蜂实际没有生产经营活动,且无生产瓶装蜂蜜的加工线,所有生产加工均由同仁堂蜂业负责。 前述相关材料称,2016年9月1日,盐城金蜂与同仁堂蜂业签订了《委托生产食品协议》,但从当日起,盐城金蜂却未能接触蜂蜜的生产加工。周某某表示,同仁堂蜂业并不允许盐城金蜂工作人员进入生产加工区域,在同仁堂蜂业内部,甚至称盐城金蜂为“盐城厂区”。 周某某称,盐城金蜂的盈利模式仅仅是在厂区门口清点出厂成品数量,并按照数量、规格计算委托加工费。可是,前期费用却需要盐城金蜂自己垫付,除了收购蜂农蜂蜜,提供部分场地、厂房、锅炉设备及证照,还要保证同仁堂蜂业的水电供应及锅炉燃料等。 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在盐城金蜂工厂建设阶段,共投入建筑费用1714万元,设备投入441万元。盐城金蜂仅提供5间厂房及炼蜜设备、2台叉车、1台锅炉,部分实验室器材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过期蜂蜜门”事件中,上述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查处的仓库实际为同仁堂蜂业所租用。相关租赁协议显示,同仁堂蜂业向江苏博威铸业集团有限公司租赁位于滨海县世纪大道103号的厂房仓库,年租金为35万元。 而周某某向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表示,该厂房仓库被查处后,同仁堂蜂业竟让盐城金蜂顶包,伪造了盐城金蜂与江苏博威铸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厂房仓库租赁协议。 那么,盐城金蜂为什么要向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陈述内幕?记者在相关资料中看到,盐城金蜂与同仁堂蜂业总经理张某某约定,此次处罚的58万元由同仁堂蜂业垫补,但周某某最后并未收到相关款项。 连年亏损仍生产 记者获得的另一份《情况说明》显示,从2016年与同仁堂蜂业合作开始,盐城金蜂的资金就一直较为紧张,甚至在2017年仅蜂蜜一项就亏损了300多万元。该《情况说明》称,2014年下半年,盐城金蜂的厂址被选定在江苏省盐城市通榆镇,当时同仁堂蜂业的总经理张某某曾表示,当地油菜产量大,可以作为同仁堂的蜂蜜基地。 彼时,盐城金蜂除周某某外还有两位股东。启信宝数据显示,盐城金蜂成立于2014年10月22日,最初股东为周某某与戴某洪与戴某伟,2015年1月,股东戴某洪退出,李某程入股。 《情况说明》亦称,2015年收购蜂蜜较少,投入较多,基本无回笼资金。到了2016年5月、6月,张某某提出同仁堂蜂业与盐城金蜂合作,代加工瓶装蜂蜜,但合作前提是“踢出”其他股东,这导致盐城金蜂的资金进一步紧张,二位股东的投资本金及利息直到2018年9月才付清。 然而,合作以后,周某某才发现,同仁堂蜂业存在多处违反合同的情况,销售给药厂及出口的蜂蜜量逐渐下降,且将不合格的蜂蜜供应给药厂。另外,蜂蜜出库数据均由同仁堂蜂业提供,周某某提出安排专人在车间核对生产数据,但被张某某拒绝,导致加工数量失去控制,无法统计。 2018年,双方合作继续,但同仁堂蜂业却拒绝支付退货蜂蜜的加工费用。记者获取的一份相关资料显示,2018年4月21日至11月20日,同仁堂蜂业共退回蜂蜜约31万瓶,规格包括每瓶350克装、500克装、750克装、900克装、1000克装及部分袋装蜂蜜。记者粗略计算,共退货约64吨蜂蜜,加工费合计约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8年9月30日开始,盐城金蜂就已经开始将退回的瓶装蜂蜜撕标签换贴。相关资料称,截至江苏电视台曝光,共换贴标签约13万瓶,且所有该换标瓶装蜂蜜均已返还给同仁堂蜂业。 对于上述《情况说明》的线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盐城金蜂董事长周某某获得证实。不过,对于上述说法,记者未从同仁堂方面得到印证。 2月11日晚间,认证为“北京同仁堂蜂业有限公司”的微信公众号发布《再次致歉声明》,对消费者表示歉意,并公布了共涉及41个批次的蜂蜜产品的召回列表。同仁堂蜂业表示,将承担召回全部费用,并对消费者予以赔偿。 数次“甩锅”给供应商? 在“过期蜂蜜门”事件中,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盐城金蜂已经不是第一次违法。记者获取的一份相关资料显示,同仁堂蜂业总经理张某某已经三次要求周某某承担同仁堂蜂业的违法责任,并声称周某某为其“兄弟”,还称“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情况说明》显示,2018年初,同仁堂蜂业在北京市房山区良乡的厂房已经停产,但市面上出现了产地为北京市房山区、生产日期在停产之后的蜂蜜,被北京市食药监局查处。 同仁堂蜂业总经理张某某要求盐城金蜂承担此事,并允诺25039元的罚款由同仁堂蜂业支付,张某某的意思为,同仁堂作为上市公司,不能作为处罚主体单位。 相关资料还显示,2018年9月,同仁堂蜂业以盐城金蜂名义与他人签订“撕过期标签”的合同,后被滨海县食药监局查处。该处罚信息,记者在“信用盐城”官网上查询得到验证。随后,同仁堂蜂业又要求在盐城金蜂厂区内部设置区域“撕过期标签”。 相关资料显示,为了能保持与同仁堂蜂业的合作,2018年9月30日,盐城金蜂正式开始为同仁堂蜂业的退货蜂蜜“撕过期标签”,直到2018年12月14日,江苏电视台曝光前夕,同仁堂蜂业才与盐城金蜂补签了《委托加工协议》。 相关资料还显示,2018年11月13日,同仁堂蜂业在盐城的生产管理负责人王某某指使盐城金蜂方面工作人员伪造了盐城金蜂与江苏博威铸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厂房仓库租赁协议;随后的12月12日晚间,王某某指使盐城金蜂方面包括会计等在内的工作人员“补写”了处理蜂蜜的假台账;此后,王某某又指使盐城金蜂“补写”与蜂农处理过期蜂蜜的虚假合同,但这被周某某拒绝。 对于上述事项,今年2月11日早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上市公司同仁堂并按照要求发送采访邮件,但截至发稿未能收到正式回应。与此同时,记者通过同仁堂蜂业等渠道,试图联系采访张某某,但均未获得回应。 2月11日晚间,同仁堂发布多份公告,同仁堂责成同仁堂蜂业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理,同仁堂蜂业董事长张建勋、总经理张阔海、副总经理王志永、韩会秀、胡艳红、盐城金蜂厂区负责人王志军被免职,副总经理宁被诫勉谈话。 同日公告还称,鉴于同仁堂蜂业违法行为带来的不良影响及后续可能带给上市公司同仁堂的不确定性风险,控股股东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提议,由其受让同仁堂所持同仁堂蜂业股权,以保护上市公司免受进一步损害。 2月12日下午,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信息,近日,北京市纪委监委问责处理同仁堂蜂蜜问题14名相关责任人。[详情]

  北京市纪委市监委 严肃问责北京同仁堂蜂蜜问题相关责任人 来源: 北京日报 本报讯(记者应晓燕)近日,北京市纪委市监委针对媒体曝光的北京同仁堂蜂蜜问题启动问责调查,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严肃问责。经市纪委常委会研究,并报请市委常委会研究批准,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等3名企业领导干部给予党纪政务处分,要求北京同仁堂集团纪委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公司、北京同仁堂股份公司、北京同仁堂蜂蜜公司的11名企业干部给予相应党纪政务处分,按照企业管理制度进行职务调整、解除合同及经济处罚。 调查组充分尊重江苏、北京两地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就北京同仁堂蜂蜜问题依法认定的违法事实和作出的行政处罚意见,并在此基础上全面调取了相关证据,查清了问题产生的原因,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围绕证据认定了相关责任人的违纪违规事实。调查发现,北京同仁堂集团党委没有充分发挥在国有企业的政治核心和领导核心作用,内部管理混乱,对下属企业监督管控不力,对控股企业存在的生产经营和质量管理问题失察失责,相关企业质量管控制度虚化不落实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损失,对“同仁堂”品牌形象产生恶劣影响。 北京同仁堂蜂蜜问题,触及了食品安全这根红线,损害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国有资产权益,应当予以严肃处理。此次共问责处理14名个人,包括书面检查1人,给予开除党籍1人,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1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4人,政务记大过处分1人,诫勉问责1人,其他5人分别给予降职、免职、解除劳动合同、调离岗位等相应处理。其中,对北京同仁堂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梅群严肃批。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tube-dl.com/gusuibu/968.html